星期三, 3月 14, 2007

所謂「薪火相傳」

之前已經談過「莊」既基本構成。其實莊可以話係成間大學構成既基本元素,大學學生活動與部分行政運作,不少都係莊既工作範圍。理大多數莊都有一種特點,就是鍾意由上莊挑選下莊,過程黑箱作業,絕無透明度可言。咁做或者係想為左薪火相傳,不致傳統文化無以為繼。

然而,呢種比特首選舉更黑暗既挑選方法注定會帶來強烈的後遺症。老鬼權力過大以至逾越莊期界限使新一屆既幹事受多方制肘難有作為。

係人選方面既影響係最基本可見既。由於上唔上到莊基本上都係睇上莊既意思,所以好多投機者都會去搵有勢力既上莊,希望得到有如江握手既祝福上位。如是者呢個就變左基本既遊戲規則,到最後所有既人要上莊都要走呢條路。呢個現象係某D由並非自由組莊參選而係經上莊閉門造車提名下莊參選既莊會更明顯。

呢個情況會出現點樣既結果顯而易見。投機者泛濫既情況下,選人既亦多時會被蒙敝,畢竟只幾個月的時間要認識透徹一個人本就不易,可況並非每位選人者皆精明。懂惴摩上意者易於上位,往往出現如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有為者或不屑於如此的競逐,退出這個競爭。係adverse selection既情況下,只有能奉承、認同上莊路線者才得茍存,反對派皆遭掃地出門。間或有有能者出現,然而呢D有能者既要表現出認同、奉承上莊,又要面對如consultation day等既洗腦教育;即使能順利捱過,如想自己既旨意得以奉行,還需面對眾老鬼既壓力,而共事者多有憑關係上位者,亦慣於奉上莊意思為金科玉律,不敢稍違。長久以往,一支莊的路線與性格都定型,再難有所改變。而每一屆莊都被迫於既有空間內活動,難有作為。

除左人選,老鬼權力過盛,間接壓抑左新一屆幹事既發展空間。新莊經驗尚淺,難免有所錯漏,於老鬼眼中固然有所不及,但咁樣唔代表係新莊能力問題。好多老鬼會對下莊既錯誤猛烈開火,下莊亦無反駁餘地。須知上莊乃無償工作,做得無成就感,無人認同仲要受氣,好多人會心灰意冷,慢慢就會出現有莊員潛莊(即潛水、逃避莊務)。無人會鍾意局外人不斷插隻手黎干預,老鬼若果係善意既比意見,當然對新莊運作有幫助;但若越俎代疱,恐怕只會惹人反感。

老鬼之間既恩恩怨怨,亦會通過咁既機制注入下莊,令到好多莊成為世仇,你爭我鬥不知為何。好多莊花大量心力去鬥爭,結果就係令辦事效率低下。學生會既O'camp(既大O)規模甚大,動員逾百,然而四區之間各有恩怨,明爭暗鬥,明槍暗箭,招招毒辣,野野攞命。而且恩怨並非只在O'camp中出現,而是一路持續不休;大家亦互相攻訐,纏鬥不休。

薪火相傳,繼承左好野,繼承埋衰野。生物學黎講,之所以要兩性交配,就係各取所長,創造更好既新一所基因。然而莊既基因唔變,持續落去不知進步,仲要連帶大量side-effect。咁樣既制度,真係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