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月 17, 2007

畢業旅行(二)

好似之前講,若虛對個旅行的確係有好多感受。歐洲人原來朝早唔係點出街。聖誕係佛羅倫斯,行左一個下午,只覺得成個城巿人都唔多個,越行越灰,決定坐低抖抖。突然開始人多起上黎,我地跟住人行,發現原來個度既人四五點先開始蒲頭,同埋都係聚係個好似維園咁上下大小既範圍既街同廣場。除夕係維也納情況一樣,黃昏左右人先開始出現。

而有趣既係,整個旅行都好似呢類經歷咁,有起有落,之後更大起大落,唔多唔少令若虛有少少領會到老子所講既: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福禍相隨,是福是禍豈吾等凡人所能參透?

講開維也納,除夕既慶祝活動認真唔錯。成個巿中心步行街區,設左五個台,每個大約相隔數百米,表演節目各有不同,有古典音樂,有pop music,有民歌,連disco既都有,可謂各自各精彩。全巿既人彷彿聚集哂係呢個街區,男男女女都隨音樂起舞,氣氛熱鬧非常。比起維港巨星匯之類,相距何止萬丈。

歐洲人可能因為富有,大部分都幾識享受人生,唔會太勞碌。歐洲一般勞工法規定工人每周工時不超過三十到四十個鐘(法國為三十五個鐘),所以歐陸既店舖通常五六點就收檔,七點到成條街基本只剩食肆。見到有好多街邊檔,檔主開唔開好似隨心咁,有時開有時唔開,有時遲開有時早收,好似唔憂食咁。英國情況例外,英國人勤奮得多,超巿好多都開到夜晚十一點甚至有廿四小時營業,睇黎香港真係學足英國佬個套。

有好多感覺,一時之間難以言喻。去旅行的確令人見識唔少。今次出國都算有所得著,希望下次再去既時候可以有更多時間感受當地既生活,同埋唔使好似今次咁辛苦啦。

星期一, 1月 15, 2007

畢業旅行

剛剛去完歐洲十九天自由行,走遍英法意德瑞奧,總算還自己一個心願。錢方面係餐風飲露之下,總支出成功控制係二萬銀以內,有四成既晚上係火車上渡過,有時仲無床位齋坐!揹背囊既旅行就係咁,都別有一番風味。不過我諗,再去既時候,我一定唔會係咁既身世先得喇。無錢去旅行,有時都幾灰。

呢個旅行真係令我有唔少啟發,想講既野可能要分幾篇先可以講得完。

第一樣感受到既,當然就係兩地文化既差異。歐洲人(主要係白人)樂於助人,基本上只要你肯開聲,佢地幫到都會幫。我地買左兩盒牛奶但撕唔開,走入咖啡店到搵人幫手剪,個伙計竟然仲笑笑口咁好樂意幫我地剪開佢。比著係美式價值既香港,呢類搞搞震無幫襯既混吉行為相信即刻比人黑面兼掃走。

到過法國既朋友可能不太認同,覺得法國人孤高冷酷目中無人。其實,只要你肯嘗試用法文同佢地溝通,佢地都會好樂意幫你。同行既朋友係法國留學一個學期,識返幾句法文,係法國行即刻順利好多。法國人一向睇唔起英國人同英文,雖然佢地通常識英文但多數都唔願講。佢地希望遊客會尊重佢本國既語言,嘗試用法文溝通。不只一次我地用法文問,佢地會用英文答我地。

係歐陸,大部分公共交通都係用自助打飛既形式,即係買左飛自己係巴士上或地鐵站度打飛。我係歐陸十五日,搭車無數次,無遇過有查飛,可見查飛頻率頗低。或者係顯示歐洲人既自律。聽聞佢地都係買飛一買就係半年。有朋友係德國讀書,遇過兩次查飛,個個都有飛係身。若虛打聽到無飛一般都係罰數十歐羅,即忽發奇想:既然查飛次數咁疏,如果長期唔買飛,間中比人捉一 兩次,in the long run,玩下手仲有賺!哈,經濟學話risk taking既人in the long run係會贏架嘛,雖然凱恩斯會答你: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

另外,若虛對歐洲既飲食文化都幾有感受。去完歐洲之後,完全感覺到香港的確係個美食天堂,廣東人的確係數一數二識食同敢食既人。歐洲人整野食好奇怪,來來去去都係三幅被,無黎變化。好似整魚,唔係煎就係炸。肉就成日拎去整香腸同煙肉,反而好少食鮮肉。菜就永遠只有salad dish有,以我地窮到褲穿窿既情況跟本唔會食到,好彩之後係超巿自買自整,唔係隨時火燒後欄。

其實,香港人真係好幸福。係香港呢個彈丸之地,既可以搵到中國各菜系既名菜,又有得食世界各地基本上你講得出地方既菜。歐洲人既食譜,我覺得,真係太單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