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06, 2007

補選雜感(續)

陳太終於成功連任,對整體香港政治生態不無好處。但陳太所謂擔當香港巿民與中央之間的橋樑顯然有心無力,事實上她還是放多點精力先令自己脫出「十成按揭」的泥掉吧。跟葉劉的泥漿摔交打不成,但按揭門卻令她深陷泥掉,當選後她更「理所當然」地需要交代。現今陳太既已當選,「槍頭向外」的戰役也打完,如果陳太交代當真含混不清,那麼一向尊重法律的白鴿公文袋大狀們,還能左一句「抹黑」,右一句「已交代」替陳太掩飾過去嗎?於選戰為他掩飾拖延雖是權宜之計,已是大錯!陳太若終不脫罪,當日訓身支持既白鴿公文袋,其誠信能不受損乎?

左派的反宣傳伎倆也認真拙劣,出動到發抹黑短訊之類下三濫(雖然其中一條蘋果出號外說中了),到底這是哪個政治白痴(有點似梁大官人的手法!)的建言?西環有牽涉其中嗎?如果有,只能哀嘆西環枉稱幕後操盤無敵,卻連一點點香港民智也未能掌握。

陳太首日發言,竟被師爺曾胞弟曾局長指斥於在任時未嘗顧及民生,除「忽然民主」外更是「忽然民生」。局長對議員作如此嚴重的指控是少有的。雖云局長乃政治任命,毋須政治中立,但立場過於偏頗必予巿民大眾局長向某方面傾斜的合理遐想。

早說陳太跟葉太一樣是目空一切的藍血人,心高氣傲。只是葉太氣焰更甚,溢於言表;陳太較內歛,不形於色。昨於商台節目中主持提及葉太自言打破六四定律已當勝出,陳太不屑回應:「呢啲係咪跌落地嗱返渣沙?」。如此輕佻地調侃手下敗將,足見陳方氣焰不下葉劉,一樣目中無人,只是看官常被她的四萬笑容蒙騙了。

延伸閱讀:

新春秋-德成僱傭,安生侮辱,德成僱傭,立場親中

2 則留言:

VC 提到...

agree

VC 提到...

FYI, I found that 大中至正might be read as(蔣)中正至大 in some eyes.

ha 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