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04, 2007

補選雜感

陳四萬以她個人多年來的政治資產作抵押盡地一煲,終於掃走掃把葉,保住自己的名譽,也保全泛民既面子。

自馬力之死後泛民揀代表出選的整個過程都彷如鬧劇。陳四萬之勝,兼勝三萬多票,可以一洗泛民1118之敗的頹風,大聲叫喊巿民仍然支持民主(這卻是偷換概念,支持民主不一定等如支持陳四萬,將民主跟自己掛鈎其實顯得不倫不類,掃把的民主無專利其實中了要害)。這亦顯示選民懂得用選票平衡議會:選區議員畢竟要關注切身利益(高達口中的小恩小惠),選立法會議員卻不可忽視政治理念。

但只怕此戰之勝利會麻痺泛民諸君的神經:以為區選雖敗不足為慮,到立會打民主旗號自然會勝。需知此戰之勝其實很大程度上是透支陳四萬的個人政治資產和威信,否則泛民大老毋須出盡各種手段勸退(迫退??)其他人參選。只怕此戰一勝,泛民諸君即時忘記區選大敗響起的警號,此一年間依然不思進取、不求改進,則此一勝反累及泛民矣。從高達於區選中竟將敗選責任推向選民,指責選民貪圖小恩小惠,可見白鴿黨依然固我。只望白鴿黨以致泛民諸君能夠反躬自省,莫諉過於人。

至於掃把葉,評價此人必引起激烈爭論,故盡可避免。姑勿論廿三條是否惡法,掃把葉當日推銷時的氣焰太過是她失卻人心的主因。出身殖民官僚的四萬與掃把,其實皆有自命不凡的貴族血統,對於身邊人事經常嗤之以鼻。只是四萬比較內歛,只偶然在言詞與行為上令人有此感覺;而掃把盡皆形於色,輕蔑之情溢於言表。此番掃把敗北,對於仕途於廿三條前一帆風順的她無異再添打擊,有望令她的氣焰稍為收歛。倘如此對掃把未嘗非好事。

補選發生多起暴力事故,令人擔心香港未來的政治生態會否步台灣後塵。曾經批評第一大黨似民進黨的黃郁人自己行為卻如民進黨人,而毛孟靜口口聲聲土共赤化亦令人厭惡。事實上是雙方的助選團人數眾多,皆良莠不齊,故於選舉競爭激烈之際擦出火花。泛左支持者本來就比較草根,與泛民教育程度較高的支持者相比畢竟較為草莽。若虛無法判斷熟對熟錯,但就電視片段所見雙方皆有不是之處。要改善選舉暴力唯有靠提升選舉文化及選民素質,而這需經多代人的努力。上一代草根所為的確粗莽,但用上「土共赤化」也毋異言語暴力。

另外,有人話生果報唔政治中立,出號外幫四萬打江山咁。肥佬黎答得好丫,傳媒梗係有政治立場架,邊個話中立架。唔通你又要求大公、文匯要政治中立?我直情唔明白點解會有個咁既issue raised,跟本傳媒有取態完全無問題。全香港都知生果係撐泛民,肥佬黎係泛民大老,咁同文匯大公係大陸喉舌又有咩分別?即使外國大報都有政治立場,我唔明點解要求報紙要政治中立。反而宗教領袖政治中立應該係更值得討論既話題。香港畢竟唔係中世紀君權神授既歐洲。

又,告急呢個字眼,真係聽到厭。泛民選舉每次都嗌告急,好似嗌親都有咁,次次嗌告急選民就要投你一票。上次李大狀告急搞到票多過頭累死何姨姨,今次陳四萬告急結果贏三萬幾票,不算多卻也不少。再濫用告急呢招獨步單方,只會令選民覺得狼來了,以後也許就不管用。

至於四萬得勝後的感言,嗯,實在不想評論...

四萬急不及待要為自己留繼續出選的後路,也許也只是提高自己政治影響力的所為。但願下年68歲高齡的她,不會延續民主派的老人政治傳統吧。中共在走年青化,68歲必需退任政治局委員,四萬不致反其道而行,以此高齡漏夜趕科場吧。

2 則留言:

VC 提到...

90% agree, agree totally if not using the term "掃把". I hate HK leading media attacking a woman in such way.

余若虛 提到...

Um..I have to agree with you that the term is insulting. Originally I just want to seek a term to represent Mrs Ip. I think that this term has somehow be neutralized throughout these years. This term didn't mean anything negative in my passage.

Nevertheless, I would have to admit that this term is created to insult someone originally. I will avoid using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