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29, 2007

抹黑論

陳四萬被翻十多年前舊帳,指她涉嫌得到十成按揭優待,違返七成按揭指引。消息一出輿論嘩然。

事件由評論員王岸然於信報專欄本來是一篇翻葉劉舊帳的文章挑起,經前廉署中人徐家傑於專欄再作指控,愈鬧愈大。四萬姨是否犯法,自有執法部門查証、司法部門審理。然而四萬姨事後的反應猶抱琵琶,卻非更添艷麗,只予人有其事見不得光之感。

陳四萬一味推說十多年前已為事件作交代,一味避談,又拒絕提供所謂第二物業的資料,讓傳媒無法查證,更添疑竇。星島日報今日聲稱已查明事件,直指陳太用掩眼法得到十成按揭。陳四萬昨日遭傳媒追問時,只推說「已解釋」、「不再評論」、「回歸前的事」,無視記者連番追問。之前四萬陣營回應事件時,亦只一味推說對方抹黑,卻鮮有對事件作出清晰交代。

「抹黑」此詞,彷彿就成了泛民近年選舉中的擋箭牌。但要分辨的是,到底這是將白抹成黑、還是將蓋在黑色上的白布掀走。陳四萬如果當真並無過錯,大可將所有資料公諸於世,讓選民看得一清二楚,以塞眾人悠悠之口,更可以行動指證敵陣營或某些人士的言論純屬抹黑。但四萬陣營只口講抹黑,卻拿不出證據;人家卻清清楚楚有條有據逐點陳述,單指人家抹黑如何令人信服?沒能拿出理據更徒惹人猜疑別有內情。

姑勿論是否有人惡意攻擊陳四萬,但問題癥結在於陳四萬有否作出違法或違紀行為,而非他人之動機。他人動機可以不良,但若自身不正,則仍需受制裁。法庭不會接納指控者動機不良為被告人脫罪的理據。這道理簡單不過,可惜泛民中人不知是不明白、還是別有用心擾亂視聽。

選舉中有人揭黑材料,可能不太道德,但屬正常不過。被揭者也並非只反對派中人。二千年懲戒男被揭受賄,最後鋃鐺下獄,足證香港乃法治社會,任何與強權的聯繫不足以頂住證據確鑿的指控。泛民亦曾有匯標事件被揭。

抹黑和揭黑,兩者大不同。陳四萬若非其身不正,大可高調公布所有資料作反擊,必令選民鄙視敵陣營(毋論是否敵陣營出手)的抹黑伎倆,棄暗投明。除非自己於理有虧,無法辯解而已。觀乎四萬近日的反應,若虛難以相信她於此事並無過錯,而她聲聲無犯錯、帶大眾遊花園,更令若虛質疑她的誠信。


又,十成按揭事件的side-effect,就係泛民內部分岐開始浮上枱面。職工人、基哥都開腔要四萬澄清;而泛民中既爛仔社民連,有陳大舊直指事件「毫無爭議、無得抵賴」,要求解釋。那邊廂公文袋與白鴿黨則全力護航,泛民同室操戈,禍起蕭牆。社民連今次區選已極不滿泛民「現任優先」的政策(若虛之前亦提及,此乃公文袋失利之原因,實白鴿黨為一己之私利做成),更於多個選區與泛民其他陣營內鬨。長此下去泛民的統合將更為艱鉅。這或許是「揭黑」者並未想到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