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0月 26, 2007

李大狀發文的純政治面分析

李大狀是香港少有於海外有名的政治人物,西方國家(尤其英國)對他的意見極為看重,認為他是最能向西方反映香港民主狀況和一國兩制進行狀況的人物。

李大狀不止一次於洋報發文或訪問,批評中國人權狀況,向來被共產黨視為「顛覆國家政權」、「尋求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內政」的人物。自六四以降,九七前後,香港人對共產黨的不信任度極高,惟恐解防軍將香港仔變成天安門。時而勢易,十年下來,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度尤勝特區政府,已不比當年。

若虛不想評論李大狀文章的內容,反正珠玉在前,這幾天必有大批各派的評論見於報章。只是單從政治面看,李大狀的行為可謂愚不可及。於中央政府受歡迎、胡溫聲望高企之時,再發表此等言論,對白鴿黨以至整個泛民的選情也有負面影響。以往,港人不信任特區政府,時刻擔憂小香港會重演六七十年代文革、批鬥資產階級、充公土地財產以至血洗天安門的事件,加上九七後經濟低迷,個個勒緊褲頭,心情自然不爽,也對政府更不滿。

然而,香港是像十七世紀荷蘭一樣的商業城邦。那時候的荷蘭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只搞商業不問政治,若非一場鬱金香泡沫,也許她仍然世界金融中心。香港以商為本,民眾一旦荷包腫脹,就少了怨言。

李大狀以往作出此等要求外國干預中國的行為,於不信任共產黨政府的民眾中可謂大有巿場。但此一時彼一時,今日中央民望高企,李大狀此舉可謂有害無利。須知大眾主流回歸中央懷抱。仍對共產黨不滿者,本來就是民主派甚至白鴿黨的死硬派支持者,就是每年六四晚會都會參與的一群。而白鴿黨的支持者中,也有較溫和的、願與中央妥協的中間派(不然陳師奶犯不著要講溝通、不提六四、接受二零一七)。李大狀此舉,甚有可能會將這批希望大和解的白鴿黨支持者推向其他泛民陣營、中間派(如豉油黨)甚至溫和左派。對白鴿黨業已低迷的民望,可謂雪上加霜。

除非李大狀有超越一切黨的利益的精神,為求使中國民主人權狀況真正於西方干預下得到改善。但若白鴿黨內部亦因制度不公禍起蕭牆,李公所為還可信否?

5 則留言:

Patrick 提到...

見白鴿黨今日在多份報章立刻登份聲明

不知道能挽救多少民望

只知道,黨內要搞多幾次籌款活動先可以歸本

Charisky 提到...

其實他真是很勇敢,
很相信他自己,
看自己為大...
感覺未必準,但我覺得他好像在對抗得很厲害,
好想藉自己去改變...大洪流

余若虛 提到...

Patrick:黨同佢補獲睇怕都係斬倉,已經輸左大半本錢。李大狀係白鴿黨最具代表性既頭號人物,黨點講都脫不了干係。可憐成日喊窮既白鴿黨都要豪登幾份頭版廣告。

Charisky:李大狀其實可能只是「長期的殖民主義教育、精英主義教育培養出來的書呆子」(張立語),佢未必立心不良,可惜幼稚卻執著,英殖時期深灌在他腦海中的思想在給他這個信念去對抗。

Charisky 提到...

現在已沒有太多人可以有他那份的堅持,
保守中又有改革的動機!

子駉 提到...

「長期的殖民主義教育、精英主義教育培養出來的書呆子」
香港政壇上有不是這樣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