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10, 2007

退位者之言

記得煲呔曾上台個時提過,佢做完特首之後就會離開香港,移民去外國咁,咁就避免左要為香港既政治事務同佢後任既表現表態。

姑勿論呢段說話係咪明踩暗寸陳四萬,若虛好認同呢種論調。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離開左就離開左,時勢唔同,情況唔同,局外人指指點點無意思,又徒添後任既壓力。

衛奕信前排黎左科大,有記者問到對政制發展看法,衛督明言過氣港督不宜評論,講埋咩相信香港過去政制發展一直穩步向前,一定會找到政制發展的路向云云。若虛對於衛督既表態非常欣賞,無論如何評價都得落人口實,或者比機會人大做文章既情況下,封口不言明智不過,可見英國人既政治智慧。

另邊廂,格老近排三日一小講,五日一大講,不斷咁發表對經濟既睇法。格老不在其位,而多言若此,是否適當?格老在位時言談曖昧,永遠講得唔清唔楚等人估。外國金融界同傳媒就係靠觀察佢既一舉一動黎估計息口既去向,包括佢既用字、神態、語氣。最有趣係,仲發展埋一套厚書理論,就係如果格老出黎拎住個本書係厚,就係加息或減息,否則就係息口不變咁話,則係信不信由你。尤記得格老在位時曾經講過,話如果有一日佢談論經濟講得太清楚,咁只有兩個可能性,一係就佢講錯,一係就你聽錯。格老呢排有新書出,唔知又有無關係呢?

2 則留言:

波蘿游 提到...

為官之時,講得太清楚,容易遭人抽後腳。

今天格老要出書及講talk搵錢,講錯野又唔會被炒,當然要大講特講,幫自己做勢,話晒佢都忍左二十幾年

余若虛 提到...

而家佢無官一身輕,真係要講返夠本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