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12, 2007

泛民的政治智慧

人言泛民政治智慧匱乏,所言不虛。

馬力死後,若虛已說過對民建聯可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何姨姨妄顧中國人傳統道德觀念,人家屍骨未寒就即時宣佈參選,彷彿早已算定馬力命不久矣,先謀後著,謀住個位。如此薄情,本來已令其失分不少。

加之何姨姨好講唔講,早唔講遲唔講,就於此緊要關頭,搞所謂「不合作運動」,叫人唔好交差餉抵制政府。先不論此說有濫用歪曲不合作運動之嫌,就是於經濟掛帥的香港,要人冒被政府罰附加費兼坐監既風險黎支持普選運動;加之於電台主持迫問下對於自己會否帶頭拒交差餉顧左右而言他,講一套做一套,實在最愚蠢不過。除非何姨姨有民主先哲死而後已之決心,為推動民主不惜犠牲一切,一往無前。可惜,她連說說自己將會拒交差餉也不敢。

大老李柱銘楊森這邊廂支持甘乃威為黨內候選人,轉頭變臉說積極勸說陳太,前後言行不一,毫無誠信。初選機制未啟動,已被其一手催毁蕩然無存,不知其如何面對小甘如眾黨員。陳太一貫扭扭抳抳之後宣布參選,成功營造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氣勢,斷無一朝寵在君王側的福分。眾山寨會否全力輔助殊難逆料。即使贏得議席,李楊輸的能賺回來嗎?難說。

4 則留言:

波蘿游 提到...

若虛:

總算搵到個sync到既blog 友,初選機制係十個泛民組織協議成果,如果要修正或改動,應該十個組織再開大會商議,唔係民主黨及公民黨話晒事,如果佢地私自不遵守機制,就係背信棄義。一個人如果冇誠信,有乜資格講民主。

今日生果報社評,已經鼓吹廢除機制,好明顯陳太怕機制會令自己出醜(因為其中會員及區議員投票兩項,對她不利),要生果黎幫手造勢,廢除機制。

今日明報尊子漫畫,最能代表我等民主蟻民心聲

明子駉 提到...

昨晚在電腦室做功課,沒有看電視,不意陳方安生竟宣佈參選港島區立法會議員補選。



因馬力病逝,港島區便留下了一個任期僅7個月(還是8個月?)的立法會議員空缺。

這個空缺老實說,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一來,只有7、8個月,不大可能推動重大改革或通過甚麼重要的議案,而即使登上此席位亦不大保證下屆選舉必可亦佔一席位;二來,這終究只是60個議員中的一個議席,實質能發揮的作用不大(除若干二打六外,其他有能之士保持在野揮洒空間更大)。

如果是比較成熟,有風度的政治家,讓對手民建聯自行派人參與補選,是一步更高明的棋。

如果民建聯派人參選,那只是個過場;如果民建聯支持葉劉出選,那只會惹來民建聯無人,及讓人看到親建制派的輕易受宰制。

可是民主派偏要拿著雞肋當令箭,把一場次要選舉包裝成民主聖戰,將香港民主進程綁架到這次補選之上,可謂未選先輸。

如果輸了「聖戰」,固然糟糕透頂;就算勝了「聖戰」,如果勝了之後不能讓全港市民看到聖戰的成果:喂,打倒魔王之後,總該天下太平,風調雨順...我的2012普選呢?除非此戰得勝後泛民真能辦到2012雙普選(相信申辦亞運香港一定得還比較靠譜)或其他成就,否則下次再攪聖戰,就要無人應和。



輸不緊要,最重要知道止蝕。泛民家大業大,輸了一次,不見得會一敗塗地。可是泛民竟然不停自己拿石頭碰自己的腳。

先是何秀蘭在馬力死後幾乎即時宣佈參選,加大玩拒交差餉不合作運動;然後是甘乃威的晦氣話。好不容易協調出泛民初選機制,何氏又傳被同道以黑資料抹黑,再之後馬丁李、楊森兩位大佬好型咁完全唔理個初選機制去說陳太出選。

是役,何氏政治生命近乎終結,甘君離心恐生,李君、楊君民主寡頭之姿再現,外圍如勞氏更不服氣。

泛民輸了民望,民主黨跟其他泛民嫌隙加深,民主黨內部上下矛盾明朗化。

這輸得已經夠多了。

豈料,陳太參選是參選了,不過卻是獨立人士出選。她以獨立人士參選,泛民依舊得開動選舉機器相助。

陳太雖有泛民之實,卻不願有泛民之名,還要趁此機會向世人表明她非泛民共主,她跟泛民有所分別,盼望當選可與中央加大溝通云云。

泛民作了如此犧牲,去推一個心不在己的女人上位!

做出這樣大的動作,李楊兩位大佬難道就未曾跟陳太談好條件?

如此一廂情願,政治智慧只當黃口小兒之列,給政棍陳太由頭到尾牽著鼻子走也就無足為奇了。

余若虛 提到...

波老闆,子駉:兩位之言亦即若虛之見矣!堂堂大黨,說民主話冠冕堂皇,一有小利即露出形相,令人大失所望。香港的政客就是如此級數?

屯門山長 提到...

若虛真知灼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