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26, 2007

書展

循例都有去書展行左一個圈。感覺就好似一位朋友所講:行書展係一種劇烈運動。

若虛先後去左兩次,買定飛同入場買都有。入場買就慘喇,雖然排隊既地方搬左去室內唔使日曬雨淋,但係個條路行過既人都會躁。係人多如蟻既窄通道度,九曲十三彎,上上落落,參唔多行足半個鐘先可以去到第一號館。入到去真係叫摩肩接踵,大家都一反香港人冷淡既常態,一齊親熱親熱。有啲攤位唔好話企定睇書,直情搵個位攝入去都難。迫出迫入,迫上迫落,消耗既體力都唔好話唔多。我一個後生仔行完三個零鐘,腳仔都軟埋。

此情此景,見到仲以為香港再唔係咩文化沙漠,變成文化綠洲,一片讀書之風蔚然而成。

無錯,開卷有益,肯睇書點都好過唔睇書。

不過,書展呢,某程度上都變成左一個香港人定期既休閒、社交活動,甚至係潮玩。大家可能會聽到:書展一年一次,你唔係無去過下話?好似書展必去,睇書既去睇書,唔睇書既陪人睇書,或者都睇下書,最緊要去左,唔係比人笑。

個場愈黎愈多人,啲書呢就愈黎愈遷就所謂公眾趣味。呢幾年,感覺係文學、歷史、政治既書少左,取而代之係勁受歡迎既明星寫真集+散文、烹飪食譜、旅遊指南,仲有好大大個攤位既少女文學(去睇既,絕對唔止少女,仲有好多少男同師奶)。朋友戲言而家行書展,向少人既方向行,執到好野既機會仲高!劣幣驅逐良幣乎?

當聽到有職員大叫「全部七折,有買趁手」,「十蚊本十蚊本,埋黎睇埋黎揀」,其實,呢個比較似一個書本特賣場,甚至舊書地攤。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