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01, 2007

窄頻在2007

大家上開網既應該都記得上年年尾台灣地震搞到香港網絡大塞車,令全港網民要捱左成半個月時光倒流既56k窄頻服務。各位博客個時都叫苦連天,若虛身在歐洲旅行算逃過一劫。

但其實若虛身在理工宿舍,連線速度其實好唔得56k幾多。一棟入住左先四年,算係香港新一批既宿舍,上網竟然仲衰過其他幾十年歷史既hall。

上網慢呢個問題,其實都係呢一年先開始發生。之前理大hall新落成,每年新年春茗既願望都係常滿,個時位仲多到可以比fresh-grad(剛畢業未夠一年的學生)住,更加免費比校隊(運動員)住埋。

到第三年個hall終於如願塞爆,當hall management staff係春茗一片歌舞昇平慶祝住滿,學生既苦難卻悄悄降臨。

Full House既原因好大程度上並唔係因為本地學生多左報hall,而係內地生數目激增,而且老奉一住四年,結果佔據不少宿位。

潘大師為左爭宿位爭到低聲下氣咁,其實,點解當年個planning咁失敗,foresee唔到之後幾年既學生人數呢?早知如此,宿位都可以起多啲。

或者當內地生湧入係政策轉變,事前無從估計。咁,至少,Full House唔應該影響到學生係hall既生活丫?乜住爆唔係預期中既事咩?

事實上係,而家peak hour等架lift,玩下手要三個字,15minutes!呢個相信唔係可以接受既等候時間吧。

洗衣房長期爆滿,要洗衫最好係深夜三點後否則難以霸到機位。(當然又要多得一啲洗完唔收衫等啲衫係到up到發霉發臭既人)

最嚴重既係上網。Hall裏面既人,下畫五點到凌晨一點左右就好似坐左時光機咁,返返十年前既56k世界,享受住load一個網頁呷一口咖啡既優悠生活。

可惜,趕功課、趕send資料、search sources既人無呢種閒情逸緻。

有位朋友鍾意上網打機,佢四點開game都好順,一到五點即刻見功,夜晚更加係打唔到機。打過機既人應該明白個種感覺。

夾埋Poly個refresh完會唔見哂你打既mail既portal,如果你打封mail唔記得做backup,你一按send,由於太慢佢又會error send唔到,一返轉頭就會無哂D野。呢個致命combo連續技令我同我roommate幾乎一隻杯車埋個mon度。

Youtube更加唔使講,想睇段三分鐘短片,開住browser load三個字先啦。

若虛仲係hall既staff口中得知,之前曾經因為hall太多人,所以將每人既bandwidth都cut左少少咁。

嘩!個hall可以有幾多人?幾多床位咪幾多人囉,數床位都唔識數?床位幾多你知架,而家bandwidth唔夠分,原來個解決辦法係每人分少啲,唔係搵多啲返黎分。

夠哂公道。

係講緊web2.0同10Mb獨享既年代,一班都要上網搵資料、交功課、或者打下機既學生仲係活係10年前56k既時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