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16, 2007

三年一宿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UGC)主要負責哂所有大專院校既撥款事宜。其實,呢啲野教統局做埋都得,又要多個咁既會好有問題,但呢度暫時唔討論住。想講既係,UGC出錢起左好多hall,包括理大宿舍。係UGC既guidelines入面有一條,係話要盡量保證所有同學都能夠三年一宿,即係讀三年大學至少住一年宿舍,感受下hall life咁話。

然則咩叫做hall life呢?若虛並唔知道UGC既諗法係點,但我認為hall無自己既culture,無自己既spirit,無自己既tradition,就唔叫一個hall。若虛唔係想講要好似港大既hall咁有咁強既文化精神傳統同性格,但一個hall點都要有啲屬於佢而又可以令佢唔同於其他hall既一啲野。Poly既hall日子淺,文化根底薄弱,其實樣樣都要靠一代一代既人,一點一滴咁打造出黎。咁呢一代一代既人亦要將自己既理念灌輸落去、傳承落去。文化係需要經年累月去沉澱,只有咁樣先可以慢慢打造出一個hall獨有既文化。

係呢度需要講一講,若虛既意思並非要後人必需依據前人既做法不敢稍違,唔同莊既作風、做法、手腕可以好唔同,亦無需要削足就履,只要套方法同支莊八字夾而又行之有效就得。但係個大方向黎講,就每一屆莊必需要一樣,唔可能一年一個topic,星期美點次次新款。如果對個hall既大方向唔認同,其實跟本就唔應該去參與佢既內部運作。

咁樣,要慢慢去建立一個hall既文化,最基本既當然就係人啦。新入黎既宿生,就係靠呢啲已經係hall打滾一兩年,受左個套文化感染既人,將舍堂既文化傳落去。而呢個受感染再傳染比人既團體呢,一定要有返咁上下size先夠影響力。小貓三四隻,點感染到百幾人呀?

而事實上係整個hall呢幾年既運作上,每年都有一定既quota比hall asso去選人留低,呢群人當然就係最能夠將個舍堂既文化傳落去既人啦。可惜,近幾年宿位越黎越緊張(內地生越黎越多,仲一定讀四年就住足四年,霸左大量宿位),沙皇又反口唔肯批地起hall,潘生畏首畏尾,惟恐得罪沙皇就要求斬一部分hall asso揀人既位,比返多啲人有得住咁。

咁樣做就令到有經歷過個hall既文化既人越黎越少,亦越黎越難將呢啲文化精神傳統傳落去。到最後個hall就出現文化斷層,好似慢性自殺咁,越黎越無生氣,嗚呼!

係科大有類似既情況發生過。傳聞因為科大校方不滿部分樓會(每層樓都有一個soc)好似六樓兄弟、猛男會咁太活躍,影響學生讀書,就想整冧呢啲樓會。結果就度左個quiet hall既政策出黎,將個啲強既樓劃做quiet hall,assign個啲自己報hall時declare自己做quiet student既人入去。同你一獲過打一大劑麻醉劑,仲唔整死你?

一個hall無文化、無傳統,講咩hall life丫,只不過係一間酒店啫。

4 則留言:

怒火眼睛 提到...

其實, 成立之初, 個warden重緊要.
又, quiet hall, 我呢d hku老鬼, 聽到都搖頭.

Justin 提到...

我又唔係咁睇。我真係當宿舍係間酒店,我住左四年宿舍,我果曾大部份人我都唔識,訓醒我就走,好夜先番hall,一入到房就閂門。可能有人會覺得hall life對大學生好緊要,但,未必全部人都係咁覺得啫,我住得遠,都係想買個位訓覺者。

咁當然,我都明白同讓地會有人好鐘意過hall life,所以,我覺得一間學校裏面,在好好玩既hall之餘,都應該有些quiet hall。

怒火眼睛 提到...

側田,明你意見, 亦唔係唔合理.即使當年既hku, 一樣有人咁諗既.
只係hall 呢個字, 本身有佢既文化意涵,科大quiet hall 個quiet字, 擺明陰乾. 唔係靜既意思.
你心目中既, 係dorm 唔係hall.

余若虛 提到...

其實,我並唔係話唔可以有quiet hall,係呢個問題上,我可能比怒火眼睛要溫和。始終巿場有demand,咁都應該要supply既。有學生喜歡quiet hall,咁可以劃一部分樓層去滿足呢批學生,但(按科大例)有必要刻意劃係強勢既樓會嗎?

科大個單野,我好同意怒火既講法,校方係陰乾。等你斷得一兩年,就好難再rebuild返個culture。完全感受到你搖頭個刻既心情。

又,其實我覺得HKU有啲hall culture太強,壓迫到D宿生好辛苦。

所以,justin你個講法我接受架。但我而家既感覺係校方要扼殺呢D hall既文化囉。到最後係只有quiet hall,無好好玩既h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