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02, 2007

檸檬茶

我又嚮應思哲兄既檸茶寫作大行動!呢一篇隨心而作,一揮而就,自問拙文水準不高,只望比蕭天王肉麻造作的行文要好。(如得思哲兄親筆簽名大作,幸甚!)

---------------------------------------------------------------------

檸檬茶

「西多士,凍檸茶!」溜口而出的這一句說了十多年。

小時候跟著老媽,差不多天天都到樓下這間茶餐廳吃下午茶。一吃,便吃了十多年。

少不更事,也別說享受什麼。總之食來張口,有你吃的便吃好了,反正又不是難吃。日復一日,對那熟悉的味道也沒什麼特別感覺。

上中學了,就少了跟老媽到處逛,免得被嘲作「裙腳仔」。那茶餐廳,間中還是會去的。那片西多士、那杯凍檸茶,還是老樣子。

有一個你,曾經問過我,那杯熟悉的檸檬茶是什麼味道。我沉吟半响,尋遍腦袋每一個角落,卻像找不到什麼可用的詞彙形容,淡淡的答了一句:「挺甜的。」

自己熟悉的,卻竟然說不出個詞來。是我墨水不夠,還是感受太少?可惜,年輕的我沒有這種覺悟。

直至那一天,那一個你跟我坐在那茶餐廳裏,在難堪的沉默圍繞下,你丟低了那一句傷透了我心的。強忍著不讓淚水流出眼眶的我,呷了一口凍檸茶,第一次讓那檸檬茶在我的口中徘徊。第一次,我覺得檸檬茶是苦的,苦澀得令人窒息。

那一次以後,我才曉得去細嘗面前那一杯,相對十多年的凍檸茶。呷一口檸檬茶,甜酸交織、酸中有甜,百般滋味,此刻都上心頭。當此時候,是否應淡然說句「天涼好箇秋」?

1 則留言:

Leonard 提到...

http://ngszehin.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559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