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4月 25, 2007

粉飾太平

轉眼就快到學期終,三年既大學生涯眼學將要過去。近日有同學開始高調籌備畢業宴,收集聯絡資料、問意見、搵場地,於學期終將考試之時忙個不亦樂乎。若虛實在敬佩如此用心盡力,無償無酬為大家籌備活動既搞手。

只係回頭一看,三年以來,我地呢一個class既山頭,唔單止星羅旗布,仲互有派系,或有在明互片,更多在暗放箭。是非無日無之,真真假假盡由人說,散布者有如榕樹頭講古佬,描述生動活潑,高潮迭起,聽得人津津有味,唔信十足都信左九成。就好似三國演義咁,真假難辨,但一般人只懂接收懶於思考求證,都照單全收。

自從year1頭一個學期左右到既一段蜜月期以降,全個class都開始建立自己既山頭。其實一班咁多人,有山頭實在正常不過,但山頭之間明爭暗鬥是非不絕,係無咩好爭既情況之下,若虛又覺得無乜謂。你話好似辦工室咁,鬥死一個就少個爭升職都仲make sense。理大仲要轉左制,計分唔拉curve,即係你有幾分,就比屬於個分既grade你,同其他人高低分無關。咁樣鬥死人有咩著數?自己要爭成績咪讀書囉,人地差左你都唔會升grade。若虛一向認為,損人利己既事,即使不道德,但係起碼我可以明白,人有所為利己心,好logical,好make sense。損人不利己既事,若虛唔能夠理解,亦唔會接受。

始終若虛個class係讀business既,女生佔多數,女生多自然是非多,相信無多少人會反對。讀business既普遍心機較重,亦較自利好鬥。但爾虞我詐,卻又於己無益,唔知為乜。之前睇過渣沽講左我都好認同既一句:是非精一日唔講是非,係會腦溢血死既。可能好多人都只係咁啫?

咁,如果真係有有心人,想一班人和氣團結,應該一早就有所行動喎。若虛自問有心無力,只好歸隱一隅,冷眼旁觀。多年來唔覺有人做野去gather埋班人,就算話咩大function去燒野食咁,都係你有你搞,我有我搞。到今日有人走出黎搞grad din,我覺得,個grad din意義真係唔大。可以想像,到時候大家都係你有你一堆,我有我埋堆。一齊影張相,擠出個尷尷尬尬既笑容,就算係為自己大學生涯既終結,粉飾太平,作結留念。呢D野,太假,有咩價值?

CK近日講識於微時既朋友,若虛同CK差一兩個decade,都有同樣既諗法。大學認識既朋友,能真心相交既鳳毛麟角。人大左係有更多計算,友誼亦都越難建立。只有從小建立起來既,至經受得起風霜。

2 則留言:

Justin 提到...

我覺得好係因為入到大學,大家都以為自己大個左,於是,就玩起山頭呢種大人既遊戲,去證明自己真係大個左。

余若虛 提到...

同意,可惜咁係最幼稚既,於人有損,於已無益之餘,最終都可能會自己受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