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12, 2007

Hall life

大學生流行一個講法:入大學要做五件事--走堂、上莊、補習、拍拖,仲有住hall。住hall,講真,若虛係入U之前就幾期待。感覺係可以有一段自己生活既無負擔亦無制肘,可以活在當下及時行樂既美好日子。雖然最後有D未如人意咁黎左呢度,同我屋企亦距離唔遠,但我都實現左我當時既願望,而且一住就住左三年。

PolyU既hall歷史至今僅五年,既然無深厚既歷史根底,自然亦缺乏人地既傳統文化。要同HKU幾十甚至上百年既hall比當然係無得比,但無歷史既包袱亦表示我地可以有較大自由度去發展,唔需要受前人既諸多規條所限。HKU既hall或者仲帶有殖民地時代精英教育要挫新人銳氣既色彩,十日十夜體力化甚至不人道既o'camp仍然係非參與不可既function,凌晨三點唔跟大隊去食糖水要小心間房被淋水。係呢個大學生已經無乜所謂精英地位既身分保證既年頭,唔見得入本地大學有幾巴閉,大學生係就業巿場都唔見得有幾得天獨厚既時候,仲有無必要去挫所謂銳氣?歷史文化有其正反兩面,墨守成規,自以為優厚傳統不謀寸進終至不合時宜而遭唾棄。

你要我去好仔細咁figure過去兩年幾既hall life我又做唔到,正如我要你講出你平日既生活你都應該會口啞啞不知從何說起。hall life係我呢兩年幾每日要experience既野,習慣都成自然。想當日入黎仲戇居居,家陣已經係一個資深hallmate,心中都有D感受。

記得year1住hall既時候,好鍾意一大班人一齊玩。個時做最多既就係以前唔可以咁痛快既飲酒。年少氣盛,恃住有幾分酒量,就經常同人挑燈夜戰,劈到至死方休。飲酒既經驗,嗯,我覺得都係幾寶貴架。一來,我學識左之前我唔識既玩法;二來又了解到自己既酒量,同埋自己飲緊酒時既狀態,咁對於我日後要出去玩或者應酬都有返D幫助。

咁除左飲酒之外都有好多野玩既,但我既感覺係,係hall最開心既地方係有一班人陪住你一齊,無論玩又好食飯又好出去又好。即使一班人坐埋傾計都可以係一件賞心樂事,往往坐到天光而不自知,仲落去食早餐飲早茶。望住D揹住個書包等車返學既學生哥,有一刻鐘都覺得自己好頹廢架。

自從我year3返黎之後,住hall既感覺都唔同左。一來可能係呢屆宿生會做得差啦。差成點?唉...真係失禮。二來有幾多好朋友都離開左呢個hall喇,缺少左朋友既hall同一棟酒店真係可以係無乜分別。三來自己既心態都好似變左個過客咁,匆匆而去,反正都就走。四來就係hall management變得越來越無人情味,變得凡事都管,而且管得甚嚴,令我地有時都幾無癮。

Side track一下,PolyU hall係一個高度保安既地方,全hall每一個公眾地方(除後樓梯)都裝滿閉路電視,而出入口閘機亦都經精心設計加上看更把守,絕對能杜絕屈蛇。一向以來hall既作風都係外緊內寬,對外人入hall好緊,對外宣揚既regulations好緊,但對內既執行就一向寬鬆。有時,regulations都係為左迎合社會大眾所謂既道德期望姐。大學生有獨立思想,應該自愛,如果佢地既行為只係影響自己,並無影響其他人既正常生活,咁management其實又何必插手呢?定係要management每事管,將個hall塑造成理想既居住環境,培育出,或者叫倒模出符合社會期望既大學生?

仲有幾個月就曲終人散。自己變左好多自己都知。由以往鍾意大圍人一齊玩一齊劈,到而家鍾意三幾個人靜靜地坐底開支紅酒摸酒杯底。至少好多玩法我試過,多左經歷人生先會豐富。

2 則留言:

南區肥龍 提到...

大學生流行一個講法:入大學要做五件事--走堂、上莊、補習、拍拖,仲有住hall。

咁我呢?就係缺少咗住hall. 因為當時未有hall.

不過一直好羨慕有住hall既人, 唔單止係可以學習獨立生活, 另外係可以同hall友建立深刻感情, 或稱hall life.

余若虛 提到...

我既hall life亦都係我大學生涯裏面最令我覺得滿足同開心既一件事,能夠識到唔同既朋友,而且朝見口晚見面,感覺好好,亦都建立左一D係大學中唔容易能建立既友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