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06, 2007

明星補習

本來想講大學生,諗諗下發現追源溯始,禍根始終係成個制度個度,所以想先講一講個爛鬼教育制度。

所謂高分低能既考試。填鴨教育只會硬塞硬填,對所謂學以致用一概不問。近年香港學生經常被批評水準下降。有人歸咎母語教學,有人歸咎教師質素,有人歸咎大學水平下降,所持理據不一但結論俱同。然而,若虛覺得元兇始終離唔開本來爛透既制度,而近年有一樣野令情況更為惡化,呢樣野叫補習社。

香港本來既制度就係exam-oriented,學生無論平時點醒都好,過到考試呢關先叫掂,唔係你就算好似愛迪生咁勁發明好多野都係中五畢業(有好多人係唔同方面有陳易希既才華,但無佢既運氣)。所謂實際應用都係得個講字,話就話改革教試制度,但換湯唔換藥,只係做樣。例如預科近年有個叫Teacher assessment scheme(TAS),就係由Science既老師去評估學生實驗既成果,以取代以往既實驗試。但TAS佔比分既少,由於每間學校水平不同或師資不同,教統局就跟據該學校學生當年既考試成績去「調整」分數。咁樣又係繼母語教學後再reinforce個名校效應,考得好更好,考得差更差。結果,考試掂個班(唔排除有好叻既人)仍然係拉高個分,考試唔掂既就睇你間學校點,差既話你個實驗做到愛因斯坦級都無用。

制度有咩問題可能大家咁多年都聽到厭,但補習社之興起其實係更加惡化香港既教育生態。係巿場經濟下,既然香港既學生成績係咁考試主導,而考試模式又係方法主導,題目要求有跡可尋,教人點考試既補習社就應運而生。然英皇、當代等出現就好似肥佬黎於香港報業。肥佬黎改變左香港報業生態,繼而影響全香港巿民既preference;英皇、當代就改變左補習社既生態,繼而改變埋成個教育環境。

補習社係變得越來越靠公關、教考試不重內容既時候,又的確令到去補習既學生成績好左。現實使然,令越來越多學生投向所謂補習天王。姑勿論那些補習天王係咪夠quali教書,但佢地成功咁搵到考試制度既後門,提升左佢地學生既成績--可能係事實上或只係心理上。Perception is truth.只要大家覺得真係成績好左,就會繼續補,而word of peers' mouth會令到更多人投向補習。

由此衍生左兩個問題。第一個係令到更多學生只係依靠補習既應試方法去考試,令佢地成為考試機器。佢地既無以往學生既勤學苦讀,自然學問上有所不及;而只靠應試方法亦令佢地缺少所謂思維既訓練,個腦用少左,退化都快D。或者呢個就係點解近年香港老闆或者所有人都覺得香港學生水平下降既原因。

第二個問題更嚴重,涉及既係隔代貧窮。由於個個都補習,補習社有D必教既基本知識,若虛聽聞有老師會因為種種原因(可能係要同補習天王劃清界線,或者趕進度之類,須知A-level既課程分量極重,好多比較差既學校甚至會選擇一D難既topics放棄唔教),而assume班裏面個個都識,由此輕輕帶過,花更多時間係其他地方。咁樣就間接迫都未了解呢D基本知識既人去補習。但大家都好似忽略一個問題,就係補習都要錢,而且一D都唔平。清貧既學生有部分可能跟本負擔唔起呢筆錢,咁對佢地黎講要追就比較辛苦同蝕底。呢個問題,放大少少黎睇,就係無錢既讀書會難左,間接做成窮人平均學歷低下,越難打破隔代貧窮。

若虛唔知道補習呢一個行業究竟有幾大,但觀乎近年既大廣告攻勢,睇怕一D都唔細。英皇、當代等既出現,將補習由以往握緊重點既教學(好多人都可能經歷過,有好多老師可能自己好有料,但真係唔識教書),變成掌握考試方法既教學。佢地以企業經營既手法,以舖天蓋地既宣傳攻勢,塑造出一個又一個既補習名師,比你「唔補就笨」感覺。

若虛以上所講好多都係身為學生個人觀察既體會。到底實際情況有無咁壞,或者更壞?

2 則留言:

VC 提到...

補習天王的出現是好事:

不少名校的老師本是考試專家,現在普通學生也可享有名師幫助, 世界更公平了。

教得好的老師可轉做補習, 人工大幅跳!

他們善用Video, 教者回報和受惠學生人數也無限!

匿名 提到...

如果去補習社好些
那為什麼要學校
因為補習社缺乏的一點
就是真正教育最重要的一環
Personal development not only exam skills
可能在這樣一個現實社會
就是可以容納把教育看成搵錢工具
潛移默化下一代也是這樣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