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月 17, 2007

畢業旅行(二)

好似之前講,若虛對個旅行的確係有好多感受。歐洲人原來朝早唔係點出街。聖誕係佛羅倫斯,行左一個下午,只覺得成個城巿人都唔多個,越行越灰,決定坐低抖抖。突然開始人多起上黎,我地跟住人行,發現原來個度既人四五點先開始蒲頭,同埋都係聚係個好似維園咁上下大小既範圍既街同廣場。除夕係維也納情況一樣,黃昏左右人先開始出現。

而有趣既係,整個旅行都好似呢類經歷咁,有起有落,之後更大起大落,唔多唔少令若虛有少少領會到老子所講既: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福禍相隨,是福是禍豈吾等凡人所能參透?

講開維也納,除夕既慶祝活動認真唔錯。成個巿中心步行街區,設左五個台,每個大約相隔數百米,表演節目各有不同,有古典音樂,有pop music,有民歌,連disco既都有,可謂各自各精彩。全巿既人彷彿聚集哂係呢個街區,男男女女都隨音樂起舞,氣氛熱鬧非常。比起維港巨星匯之類,相距何止萬丈。

歐洲人可能因為富有,大部分都幾識享受人生,唔會太勞碌。歐洲一般勞工法規定工人每周工時不超過三十到四十個鐘(法國為三十五個鐘),所以歐陸既店舖通常五六點就收檔,七點到成條街基本只剩食肆。見到有好多街邊檔,檔主開唔開好似隨心咁,有時開有時唔開,有時遲開有時早收,好似唔憂食咁。英國情況例外,英國人勤奮得多,超巿好多都開到夜晚十一點甚至有廿四小時營業,睇黎香港真係學足英國佬個套。

有好多感覺,一時之間難以言喻。去旅行的確令人見識唔少。今次出國都算有所得著,希望下次再去既時候可以有更多時間感受當地既生活,同埋唔使好似今次咁辛苦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