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28, 2006

繁體字被廢??

近日閱一則新聞,內容是聯合國將於2008年不再使用繁體字而一併使用簡化字。若虛閱畢這則報導實在無言。

我不喜歡叫繁體字,而都叫正體字。正者,正統,正宗也。正體字乃自秦李斯統一文字以來,一直演化而成的,有二千多年悠長歷史。正體字歷經小篆、隸書、楷書,一直傳至今天。老毛要建立共產主義新中國,連文化根底也要剷除,於是推行漢字簡化,並已最終拉丁化(即羅馬拼音)為目標,革了中國的命,還要革掉漢字的命。革了這麼多年,革得了嗎?簡化字傳不到香港、台灣和海外,拉丁化更加沒有人敢再提起(事實上連周恩來也有保留),只怕一提起都對老毛有所不敬,以為是嘲笑偉大的共產英雄毛主席。

有說簡體化是為了掃盲。沒錯,中共建國初期文盲率極高。簡體字的確是比繁體字簡化了,但真易學了嗎?一字多義而不相干時有。就說這個簡化「干」,可作「干」、「幹」、「乾」,結果有一則笑話,就是將「干貨」譯作Fuck goods。

繁體字源遠流長。東漢許慎於《說文解字》中清楚闡明六種做字方法,即是六書: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簡化字完全忽略了漢字的造字基礎,像個「馬」字,簡成「马」,下面的四隻腳變成了一劃,不倫不類。粗暴的簡化正體字,等同強姦了漢字的內在含意,使有靈魂的方塊字變成一堆符號。當然,老毛不就是想用拉丁文嗎?事實上,現在到內地去,大家都會於各大商舖見到「中英對照」的招牌。但大部分的中英對照的「英」,只是羅馬拼音。見過一間「香港珠寶」,「英文」不是Hong Kong Jewellery,而是Xiang Gang Chu Bo。可喜的是,以若虛本人於上海的經驗,此等例子雖多,但於較繁華地方仍會見到貨真價實的「中英對照」招牌(但相信只為方便老外)。更令人驚喜是偶爾還會見到工整、優美而親切的正體字,不知是否為港人而設?

正體字流傳二千多年至今,自有其道理。共產黨不信巿場,硬要一刀切,將優雅的方塊字,改成不倫不類的簡化字,且其標準恐怕老毛亦說不出來,就如老百姓所說:「隨心所欲,歡喜就好」。一堆「头」、「业」、「仑」、「义」的爛字,天曉得有什麼標準。簡化字改了又改,至今改了五次,不就是證明用行政手段改變文化的不濟嗎?

簡化字確是書寫簡便(用作速記是絕對適當的),然而為此而令人於學習、閱讀、理解造成困難,恐怕得不償失。聯合國要統一使用漢字無可厚非,香港和台灣卻必須死守這個最後的文化山頭,否則正體字將一去不復返,我們都要淪落到用「简体字」。但我深信硬手段滅不了文化,看古時的西漢的南匈奴、北魏鮮卑族,到蒙古人、滿州人入關,就知道高等文化必將取勝。

星期六, 10月 21, 2006

觀人於微?No way!

曾幾何時,認為自己也有一點眼力,能觀人於微,至少不會被人騙倒。的確,以往是有成功過。但今天我已徹底相信這是沒有用的。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相人之術,一向為人所重。然而,經過一些事我領會到的是,能相的是能力。一個人能力高低尚且能看,然而性情難測,心術更是莫可猜度。之前閱施永青先生於AM730的專欄,談到他的無為而治,暗笑有人對自己相人之能津津樂道,結果通常落得被反咬一口。看來施先生確有深切感受。

大學裏有所謂「上莊」(即成為委員會執委),是每個組織一年復一年,一代傳一代的頭等大事。在位者不免要嘗試挑選有潛質的新人培育接班,傳承香火。淺談我的兩個經歷:

我自己也曾是某執委,當然也希望物識有為者,帶領組織走下去。我們與其他老鬼(不乏有社會閱歷及有能者)最初都相信某人堪當大任,讓他上位。然而,他上任半年,自己少動手不止,還要每事管,芝麻綠豆小事也要向他報告,否則必受重責。活動搞不好,責任沒盡到,還令內部分化(甚至鼓吹分化),自己人鬼打鬼,將我們當初的訓示拋諸腦後。過左海就神仙,上左位就大佬?而家真係對佢無符。

另外一支與我頗相熟的組織也有相類似情況。當初挑選的那位,雖然不盡善,但總覺他盡責有為。然而,他將不少預期的活動取消,又苛責下屬(其實無分高低,不過主席始終有權)辦事不力。今晚要求人做一張poster,聽日起貨。大佬!都要些少時間啦,況且又唔係讀design。老鬼來幫手,又覺得人不聽佢支笛。到現在於自己的網上日誌宣言太辛苦,要取消所有活動,那對已付會費入會的同學,不等同於欺騙嗎?下屬勸不聽,老鬼出聲又嫌人阻住,有什麼法子?且走著瞧。

觀人於微?不是說無用,但只能作輔助,不能盡信吧。畢竟日久方見人心。

星期四, 10月 19, 2006

邪惡軸心

布殊公然指斥的邪惡軸心國伊朗、北韓,近月接連研發核技術或核試,震動世界地緣政治。一般的看法是,作為全球共產主義最後根據地之一的北韓,經濟落後,技術水平不足,不足為患。可是,北韓既是專制政權,金正日擁有無上權力,一旦老金精神陷入瘋狂,真不知會有何事發生,比伊朗的威脅大得多。

北韓顯然已初步掌握基本核技術,這有賴前蘇聯的科學家。前蘇聯分崩離析,經濟一度崩潰,科學家無以為生,都走上極端之途:有將軍火技術販售予國家甚至軍事組織者;有到落後國家開發技術者。北韓核技術雖然只是嬰兒學行,但一旦掌握可使用核武,足令鄰國尤其南韓與日本提心吊膽,亦更有助北韓提高國際叫價能力。能否達此,現在仍難說。

至於伊朗明顯高明得多。自內賈德上台,伊朗成為反美的龍頭。內賈德堅決發展核武,背後還說不定有大國撐腰(譬如俄羅斯利用伊朗制衡美國)。內賈德亦有政治手腕,不會操之過急以免伊朗成眾矢之的。今年他以觀察員身分參加上合,明顯為了跟中國與及中亞各國建立友好關係。相信伊朗走上去仍是美國心腹大患。美國佔領阿富汗與伊拉克後,中亞只剩伊朗為敵。若成功控制伊朗,則能打通中亞走廊,向東牽制中國,向北威攝俄羅斯,向南加強與印巴關係,尤關重要。然而這如意算盤要打響看來並不容易,尤其美國於伊拉克深陷泥淖,進退維谷。

伊朗還會用經濟手段:傳聞伊朗與俄國都有意成立石油結算交易所,並以歐羅結算。若成事將打擊美金作為油元的地位,美金更難保持強勢。聯儲局若堅持強美元只能扯高息率,就像七九年石油危機一樣,對美國業已露疲態的經濟再插一刀。當然,這張牌既有如此威力,兩國自不會輕易打出,以作自己外交籌碼。石油價格將怎樣走仍受地緣政治等多因素影響,殊難逆料。

倒扁活動誰勝誰負?

台灣民進黨陳水扁總統執政六年,弄得天怒人怨。民主鬥士施明德袒臂一呼,百萬人轟然和應,走上台北街頭,展開一個月的抗爭。抗爭到今天,不得不佩服台灣人民不懼風霜堅持到底的精神,卻絲毫動搖不了陳水扁的總統寶座。各大勢力卻於背後頻繁活動,展開二零零八總統前哨戰。到底誰勝誰負?

民進黨在野多年,一直打著反黑金旗號。然而如老毛所說,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阿扁家庭也不例外,接二連三查出貪污受賄。然而於道德上已破產的陳水扁不會輕易下台。一者,總統寶座的特權是保著他不受司法審查的救命稻草,一旦失去,不僅權位不保,更可能身陷囹圄,萬劫不復。再者,民進黨一向耍無賴,兩夥子彈動用到李昌煜,還是草草結案了事。阿扁打爛仔交出身,不怕跟人死纏。你於報紙罵他,他就說不看報紙;你們在台北靜坐,他就南下,總之一味無賴。他是不會為了所謂道德公義而放棄權位甚至人身自由。也許,如果可能的話,他下台的時候,為避免清算會到日本或美國尋求政治庇護。

馬英九初登大位,本來遇著阿扁舞弊,正是大好良機。然而他謹小慎微的性格,註定他不能成為一流的政治家,甚至政客。當初弊案一出,馬英九說不是時機罷扁倒閣,轉頭來反而讓宋楚瑜舉起了大旗,自己卻又站不穩立場,或是錯估民意,令堂堂國民黨要跟著接近泡沫化的親民黨走,不但不能藉此良機撈一筆政治本錢,反而顯得自己搖擺不定。

反而宋楚瑜可能拼死無大害,表現更佳。就像一向被人覺得像尊木偶的連戰,訪京之旅竟爾談笑風生,一派大度。宋楚瑜初期一直站在最前線,走在群眾的前面,帶領著民意。然而自施明德忽然掘起,宋好像是失了方寸,竟然再提倒閣。時機既不對,此舉成功機會亦微,矛頭更指向民進黨及閣揆蘇貞昌而非千夫所指的陳水扁,徒令民進黨團結一致對抗外侮,效果適得其反。

行年六十有五的施明德忽然號召全民倒扁,民眾一呼百應,行動空前成功。能持續一個月不斷搞如此大型--動輒以萬計、十萬計的集會,可見施背後的班底功夫並不是蓋的。施明德以一貫浪漫革命者,美麗島事件笑傲公堂,令人欽佩。施現身患肝癌,本人看來是沒什麼政治野心了,有的也許都是想在史冊留個名,成為推翻民選總統,號召百萬人圍攻的英雄。然而看見的是,施一手要攀倒陳水扁,另一手卻打擊馬英九,不斷批評馬不熱衷倒扁,只為自己政治利益著想。施明德此舉,似有替民進黨清理門戶,將不肖弟子陳水扁掃地出門。施老跟扁政見不合而退黨,不見得他對民進黨有何怨懟,要置之死地。需知民進黨裏派系林立,施是反獨派,曾於任主席訪美期間聲言「民進黨執政,不必也不會宣佈台灣獨立」,所以施要推倒扁是正常的,卻沒原由要推倒民進黨。施或許是藉倒扁建立個人威信,卻讓民進黨保住名聲,與扁劃清界線,讓她有機會於零八年捲土重來。

至於民進黨內各龍頭相信已鬥得如火如荼。呂秀蓮任副總統,充份反映其投機性格。於陳水扁處危難之際,遊移於倒扁與挺扁之間,時而批挺扁活動令朝野對立,時而說自己是最挺總統的人。可惜動機彰顯太過,使人反而厭其私心。連民進黨內都對這位BMW(Big Mouth Woman)只顧個人政治利益,妄顧黨的安危非常不滿,想必難以有所作為。

黨主席游錫堃挺扁最力,於挺扁大會上一馬當先,並猛批施明德搞「紅色恐怖」、「替中國人糟蹋台灣人」,抬舉本土化意識,公開表示「要建立正常台灣國」;謝長廷出選台北巿,選情難料,動機更迷離;蘇貞昌謀定後動,似有所恃。還有一個太上老君李登輝在幕後操盤。台灣的政治博弈,還有戲呢。

星期四, 10月 12, 2006

天亡英格蘭

英軍世盃後易帥,聲譽甚隆的阿拿戴斯(Sam Allardyce)(雖然現在醜聞纏身)、古比士利(Alan Curbishley)統統落選,跑出個教米杜士堡多年都無甚戰績的麥卡倫(Steven McClaren)。米杜士堡以一支中型班,人腳又不俗,卻飄忽難定,也許與麥卡倫跟上手白賴仁笠臣(Bryan Robson)有關。如果說前兩者只曾執教中小型班教不了國家隊,麥卡倫也好不了多少。唯一可取或者是他曾是艾歷臣的副手,比較熟悉國家隊運作吧。但選領隊從來任人唯賢,哪有熟悉不熟悉之理。英足總的決定,今晚後可再加深思了。

麥帥接手後輕取弱旅,作客對歐洲四流球隊馬其頓卻只能僅勝一球,已缺乏說服力。周六主場賽和馬其頓已敲響警號,作客克羅地亞捧兩蛋而歸,麥帥地位果能保乎?

麥帥毅然放棄碧咸(David Backham),或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顯一顯官威,等你班球星貼貼服服。碧咸雖已過高峰期,本人近亦對其好感漸減,覺得他貪財愛玩,反而不著重磨練球技,像名人明星多過球星,係娛樂版出現多過體育版。姑勿論碧咸的缺點,唯憑其妙到毫顛的罰球與傳中,英格蘭隊中便無人能望其項背。須知英軍近年對弱旅都顯示出攻力不足的問題,面對密集一籌莫展。碧咸的罰球直射或傳球有時便是打破悶局攻克密集的關鍵。單是這門絕技已足以令他於英軍佔一席位。麥帥要顯官威,故意不用大牌,面對馬其頓密集結果無力破關。克羅地亞自蘇加、波班等一眾球星退役後已無以為繼,相信大家亦說不出多少球員的名字。英軍自絕於人,加利尼維爾(Gary Neville)(討厭加利尼維利的譯音,完全係亂黎,識讀個字都知點解)與羅賓遜(Paul Robinson)的世紀烏龍,龍門前無端的一舊草頭(門將於這個卻有點責任),恐怕只是順天應人,要敲響無能統帥的喪鐘。

不過,一向怕事縮骨的英足總,恐怕還不會對他動手吧?或許等到想郁佢既時候,已經太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