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20, 2006

一擲千金

若虛對於一擲千金這節目實在沒什麼好的評價。巧言如簧的米高許經常將遊戲說成參賽者跟"banker"(是節目監製吧)鬥智的對決,於我看來,純運氣的遊戲而已。網上好像流行很多什麼玩一擲千金的秘袂,若虛沒有興趣。如果遊戲依始就開掉最大的幾個箱,那你的成績也好不了哪裏。當然,遊戲嘛,總帶點運氣。就是百萬富翁,也得看是否開正你個瓣。

偶然下看今週的一擲千金,有感而寫。看到那位自稱溫室小花的昂藏七尺男子,也許你會說若虛涼薄,但我只懂發笑。

那位先生一直靠的是三百萬未開的寶箱,拉高他的offered price。之前沒有細看,到了剩四個寶箱的時候,價值好像分別是$1, $10,000, $40,000, $3,000,000,他得到了$390,000的offer。在家人女友一片「賣」的聲音下,溫室小花不知為了證實自己已長大成人走出溫室,還是自信必得$3,000,000,斷然拒絕。最後的結局是落得個$1收場。當然,他的決定沒有什麼對錯,反正若他最後得到$3,000,000,必定被人讚譽為有膽識肯拼搏之類之類。成敗論英雄有時沒什麼意思。然而,他竟然於遊戲完結後淚灑當場,卻也不能令鄙人起同情之心,只覺他既然有膽拼搏,竟然承受不了失敗的後果,昂藏七尺,尤為可笑。在拼搏之前,難道就沒想到後果嗎?反正本來無一物,輸不了什麼,哭也何為?

是現在的人太脆弱嗎?還是做決定沒有想到後果?這一輯應是很好的教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