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12, 2006

天亡英格蘭

英軍世盃後易帥,聲譽甚隆的阿拿戴斯(Sam Allardyce)(雖然現在醜聞纏身)、古比士利(Alan Curbishley)統統落選,跑出個教米杜士堡多年都無甚戰績的麥卡倫(Steven McClaren)。米杜士堡以一支中型班,人腳又不俗,卻飄忽難定,也許與麥卡倫跟上手白賴仁笠臣(Bryan Robson)有關。如果說前兩者只曾執教中小型班教不了國家隊,麥卡倫也好不了多少。唯一可取或者是他曾是艾歷臣的副手,比較熟悉國家隊運作吧。但選領隊從來任人唯賢,哪有熟悉不熟悉之理。英足總的決定,今晚後可再加深思了。

麥帥接手後輕取弱旅,作客對歐洲四流球隊馬其頓卻只能僅勝一球,已缺乏說服力。周六主場賽和馬其頓已敲響警號,作客克羅地亞捧兩蛋而歸,麥帥地位果能保乎?

麥帥毅然放棄碧咸(David Backham),或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顯一顯官威,等你班球星貼貼服服。碧咸雖已過高峰期,本人近亦對其好感漸減,覺得他貪財愛玩,反而不著重磨練球技,像名人明星多過球星,係娛樂版出現多過體育版。姑勿論碧咸的缺點,唯憑其妙到毫顛的罰球與傳中,英格蘭隊中便無人能望其項背。須知英軍近年對弱旅都顯示出攻力不足的問題,面對密集一籌莫展。碧咸的罰球直射或傳球有時便是打破悶局攻克密集的關鍵。單是這門絕技已足以令他於英軍佔一席位。麥帥要顯官威,故意不用大牌,面對馬其頓密集結果無力破關。克羅地亞自蘇加、波班等一眾球星退役後已無以為繼,相信大家亦說不出多少球員的名字。英軍自絕於人,加利尼維爾(Gary Neville)(討厭加利尼維利的譯音,完全係亂黎,識讀個字都知點解)與羅賓遜(Paul Robinson)的世紀烏龍,龍門前無端的一舊草頭(門將於這個卻有點責任),恐怕只是順天應人,要敲響無能統帥的喪鐘。

不過,一向怕事縮骨的英足總,恐怕還不會對他動手吧?或許等到想郁佢既時候,已經太遲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