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19, 2006

邪惡軸心

布殊公然指斥的邪惡軸心國伊朗、北韓,近月接連研發核技術或核試,震動世界地緣政治。一般的看法是,作為全球共產主義最後根據地之一的北韓,經濟落後,技術水平不足,不足為患。可是,北韓既是專制政權,金正日擁有無上權力,一旦老金精神陷入瘋狂,真不知會有何事發生,比伊朗的威脅大得多。

北韓顯然已初步掌握基本核技術,這有賴前蘇聯的科學家。前蘇聯分崩離析,經濟一度崩潰,科學家無以為生,都走上極端之途:有將軍火技術販售予國家甚至軍事組織者;有到落後國家開發技術者。北韓核技術雖然只是嬰兒學行,但一旦掌握可使用核武,足令鄰國尤其南韓與日本提心吊膽,亦更有助北韓提高國際叫價能力。能否達此,現在仍難說。

至於伊朗明顯高明得多。自內賈德上台,伊朗成為反美的龍頭。內賈德堅決發展核武,背後還說不定有大國撐腰(譬如俄羅斯利用伊朗制衡美國)。內賈德亦有政治手腕,不會操之過急以免伊朗成眾矢之的。今年他以觀察員身分參加上合,明顯為了跟中國與及中亞各國建立友好關係。相信伊朗走上去仍是美國心腹大患。美國佔領阿富汗與伊拉克後,中亞只剩伊朗為敵。若成功控制伊朗,則能打通中亞走廊,向東牽制中國,向北威攝俄羅斯,向南加強與印巴關係,尤關重要。然而這如意算盤要打響看來並不容易,尤其美國於伊拉克深陷泥淖,進退維谷。

伊朗還會用經濟手段:傳聞伊朗與俄國都有意成立石油結算交易所,並以歐羅結算。若成事將打擊美金作為油元的地位,美金更難保持強勢。聯儲局若堅持強美元只能扯高息率,就像七九年石油危機一樣,對美國業已露疲態的經濟再插一刀。當然,這張牌既有如此威力,兩國自不會輕易打出,以作自己外交籌碼。石油價格將怎樣走仍受地緣政治等多因素影響,殊難逆料。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