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20, 2006

一擲千金

若虛對於一擲千金這節目實在沒什麼好的評價。巧言如簧的米高許經常將遊戲說成參賽者跟"banker"(是節目監製吧)鬥智的對決,於我看來,純運氣的遊戲而已。網上好像流行很多什麼玩一擲千金的秘袂,若虛沒有興趣。如果遊戲依始就開掉最大的幾個箱,那你的成績也好不了哪裏。當然,遊戲嘛,總帶點運氣。就是百萬富翁,也得看是否開正你個瓣。

偶然下看今週的一擲千金,有感而寫。看到那位自稱溫室小花的昂藏七尺男子,也許你會說若虛涼薄,但我只懂發笑。

那位先生一直靠的是三百萬未開的寶箱,拉高他的offered price。之前沒有細看,到了剩四個寶箱的時候,價值好像分別是$1, $10,000, $40,000, $3,000,000,他得到了$390,000的offer。在家人女友一片「賣」的聲音下,溫室小花不知為了證實自己已長大成人走出溫室,還是自信必得$3,000,000,斷然拒絕。最後的結局是落得個$1收場。當然,他的決定沒有什麼對錯,反正若他最後得到$3,000,000,必定被人讚譽為有膽識肯拼搏之類之類。成敗論英雄有時沒什麼意思。然而,他竟然於遊戲完結後淚灑當場,卻也不能令鄙人起同情之心,只覺他既然有膽拼搏,竟然承受不了失敗的後果,昂藏七尺,尤為可笑。在拼搏之前,難道就沒想到後果嗎?反正本來無一物,輸不了什麼,哭也何為?

是現在的人太脆弱嗎?還是做決定沒有想到後果?這一輯應是很好的教材。

星期四, 12月 14, 2006

隨筆

考試喇。平時hea既代價就係考試有排追有排忙,除非你承擔得起GPA插水。

講真,若虛本人讀書從來都唔勤力。由小學到中學,面對住Cert & A-level,態度始終如一。或者太自我掛,對於自己不太有興趣既事,總係無咩幹勁。

Year3,成績又重要,搵工愈來愈迫切,secure唔到份工就總覺得前路茫茫。若虛成績麻麻,academic achievement呢方面,真係比唔到咩人信心。只希望有機會比我可以in一in,咁死左都心息。

雖然一窮二白,借債(政府債)度日,但已經鐵定考完試後就開始我既歐洲之旅。無錢,唯有搞個麵包餅乾團啦。四處遊歷見識,一向都係若虛既心願。只怕日後有份工係身,就唔可以好似而家咁,話走就走。而後唔去,更待何時?無人會想留返D遺憾,等自己日後驀然回首都要刀仔拮大脾。

總要令自己人生無悔。係大學三年,總算經歷唔少,比起個D每日返學放學,做project,鋤mid-term,都算多姿多采。若虛並非才藝出眾,但自問比起一般大學生常識多一點,思考強一點。你能想相信大學生會唔知胡溫係咩,南韓係邊度,郭炳湘係乜水?其實,而家既老細,係咪仍然係學業成績主導?若虛唔知道。

唔夠訓,無組織過,好亂。純粹想寫乜就寫乜。活在當下,無怨無悔。

星期四, 12月 07, 2006

搞年宵

挨年近晚,雖然試還未考,好多大學生已經三五成群,商量他們一年一度的發財大計--搞年宵。

年宵,若虛未搞過。如果你問我為何不搞,我倒要一問:搞年宵為了什麼?

如果說為賺錢,噢,I'm sorry,我沒興趣。錢當然想賺,但年宵能不能賺?賺得幾多?一般如果巿道好,大部分舖都會有錢賺。但付出十晚八晚通頂捱更抵夜,賺到既怕唔夠睇醫生買補品。

為聯誼嗎?的確,有很多人是這樣想。如果大家都覺得賺錢與否不太重要,一萬幾千過眼雲煙的話,的確是挺不錯的聯誼方法。但人心不同有如其面,你視錢財如糞土,佢可能視錢財如珠寶。年宵就像一個玩一個月既創業遊戲,價值觀不同相信拍擋間衝突必多,玩下手朋友都無得做。

入大學後見過不少人搞年宵。講真,搞年宵賺錢與否,很大程度視乎閣下運氣如何。認識有一支莊上年度曾賣浮水燈賣到開巷賺到笑,一年後食髓知味想重溫舊夢,豈料此一時彼一時,到最後一日割價求售才清貸成功,結果唔使蝕都偷笑。當時有位朋友抱住賺錢心態掟幾千銀落去,存心翻佢一番,結果整個年宵期間但見朋友眉頭緊皺鬱鬱不歡。

另外一堆朋友賣毛公仔,生意不佳,僅靠另外(違規)兼賣的麥牙糖餅回本。年宵賺不賺,端視乎你的貨是否當時得令,而大眾的的口味卻不斷在變難以捉摸。一個好彩比頭條新聞或星期日檔案,或者蘋果日報搵中你去檔攤,要賺個盤滿砵滿實不難。若果閣下捕捉大眾口味失敗,我想你只能望回本了。

年宵不是賺不到錢,但濕貨賺的遠比乾貨多。朋友搞年宵有十年八年,乾濕貨都有做過。朋友說,要賺錢,乾貨賺不了多少,濕貨才重要。好景時動輒六位數字,就算零三年SARS,乾貨蝕錢,濕貨賺的還是可彌補過去。

說到聯誼,事實上,有很多理大的「莊」都喜歡以年宵作維繫並加強成員與freshmen關係的方法。對不少莊來說,freshmen投資參加該莊的年宵某程度上等於對該莊的承諾,將令他接續成為該莊莊員機會大增。那類型帶政治目的的年宵攤位,一般由二三十人經營,想賺錢也無謂從此入手。

若虛覺得搞年宵因財失義機會不低。俗語都話講錢失感情,有人對錢看重,有人看輕,於做生意過程中,難免有衝突。例如A擅自接受三成講價,B卻覺得有失生意原則蝕左,拗撬隨之而來。相見好,共事難,要一起做生意若非志同道合必多糾紛,一接觸到錢父子都可以反目何況朋友。

搞年宵,玩票性質還好;要聯誼必須搞清大家對這盤小生意的態度;要賺錢就要問清楚自己:成功率有多高、值不值博了。

星期四, 11月 30, 2006

投資有道 致富有時

恆指萬九牛氣沖天,各方由萬七睇淡,到萬八睇穩,萬九睇好,盡如以往牛巿末期徵兆:股巿越高越看好。眼見街頭巷尾師奶婆仔都開始炒股,到底港股可以企幾耐?

若虛投資經驗尚淺,對經濟理論也是一知半解不甚了了,不敢在此對股巿作出不專業評論。在此反而想談談不同的投資策略。很多人將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一以貫之的價值投資法(Value investing)奉為圭臬,簡單來說即以低於估計內在價值的價格買進優質的公司,再作永久持有。Blogger巿場先生亦是其中佼佼者。另外有人奉行於低價購入股票再於股價或股巿見頂時伺機而沽,或即捕捉行業或股巿長期周期。若虛認識的林本利教授正是以捕捉行業周期的高低作買賣,一般作三至五年持有而得到每年平均15-18%的投資回報率。另一著名blogger馬沙亦曾述及於萬八沽資候低再買。當然,亦有人捕捉游資,或利用衍生工具,短線炒作。的確有人能憑此瞬間致富,但天有天道,能令你一夜致富的必能令你一夜破產瞓街乞食。

扯遠一點說證券分析員(一向認為他們是否可作一門專業??)於電視電台的吹水唔抹咀。經常游說散戶作短線炒作,又強調什麼承擔風險有限等等等。散戶們有無想過,憑你丁點微薄資金(即使一百幾十萬,或者一千幾百萬,係日日幾百億上落既股巿又算係咩?),分分鐘連佣金雜費都賺唔返。你日日買賣,最開心係邊個?當然日日有錢落袋既經紀啦!羊生羊太,醒啦!

我個人都有買點股票,惜資金不多,但投資不就是累積資本嗎?借助威力僅次原子彈的覆利率,不斷將資本滾大。若虛個人認同價值投資法,但不同意永久持有股票,何也?皆因公司有時就像人,生老病後終必死。也許會有公司能千秋萬世,但你能確定選中嗎?年前Dow Jones百年誌慶,想找齊當年創建的公司敲鐘,翻一翻資料,竟然只剩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尚為成分股,其他的有被剔除,更多已消聲匿跡。又看香港股巿,自77年至今30年,僅13家公司能長據恆指成分股之位。曾當過成分股的:永安百貨慘淡經營;麗新國際負債累累;油麻地小輪更關門大吉,阿彌陀佛。盛極一時的大昌地產,今日連識者不多。可見要成為股壇千里馬委實不易。匯豐毋庸置疑是香港的star performer,但難保不會有一日家道中落。表現越好的公司,往往因為它們成功發展出一套高度適應巿場環境的方法,令公司效率達至最佳。但與此同時,最佳化意味著適應力的下降,更難應付巿場的轉變。精明的CEO能居安思危,於盛極時為公司謀轉型舖後路,但畢竟不是每個CEO都一樣精明。價值投資者要不斷重新評估手上公司的價值和表現,如發現公司老態畢呈今非昔比,宜早走早著不宜戀棧。會計師行大如安達信(Arthur Andersen)一樣可以一夜玩完。

若虛認為,要捕捉行業周期並非人人能做到。一個簡單的投資心法是:利用巿場的低效率,買入優質而被低估的股票,沽出優質但被嚴重高估的股票。當然,到恆指萬九,個人認為不持貨待機也是好選擇。重要的是當公司內在價值出現問題,要當機立斷,慧劍斬情絲,方得修成正果,阿彌陀佛。

星期五, 11月 24, 2006

「莊」

一直想寫一些大學的事,就先寫寫大學中最基本又最複雜的吧。

「莊」係大學中一個常用語,對於他的來源,若虛亦不甚了了。有說是取其與英文字joint諧音,有說是做莊即「打骰」話事,莫衷一是。姑勿論是起源,「莊」於大學中的基本意思就是「會」,學生會、宿生會、學院會、學系會...通通叫「莊」。

大學中有大大小小五花八門的莊,理大尤為複雜,以後或另文詳述。莊多如天上繁星,形式不同命途卻相近。一般來說,現任莊員都會挑選有潛質的freshmen接捧,薪火相傳,繼後香燈。當然你選人,人選你;搞得好多人接,搞得差隨時流莊,就此摺埋。一般莊都在新一年一至二月之間交接(甚或早至十一月),所以很多時候一支莊裏的人(慣用支作量詞)都不太熟識,極其量係幾個月貨仔,熟極有限。相見好同做難,通常人與人之間的問題就接踵而來。

管理學有所謂Team dynamics的理論,亦即一team人的發展,通常會經過forming->storming->norming->performing既階段。forming是一段蜜月期,過後自然進入storming狀態,即大家的處事方式手法、意見取向、思想行為的衝突。漸漸大家開始了解各自的做法後,了解了其他人的底線,就進入norming,一些不明文規定就此成立。然後這team人才能進入performing的階段。一般來說這過程需時約6-10個月,長短視乎團隊的性格相容程度、團隊人數多寡與領導的領袖才能。 一支莊莊期通常為一年,亦即他們的團隊開始上力便已屆末期。當然,領袖太少然莊太多,令很多莊都熬不過一年的期限就已各自為政,甚或名存實亡。團隊人數一般在4-8人左右為佳,但一支莊動輒十多人,會令磨合更為困難。這引申出一個弔詭的現象:愈認真做事的莊愈易散。認真可以來自這支莊的人的性格、對自身責任的重視、莊的背景、老鬼(即歷屆莊員)的壓力...

其實於磨合過程中,領袖力量是能否帶領這支莊找到共識、殺出血路的重心。可惜這樣的人不多,總結一些莊的經驗,失敗的領導通常會:徇私偏袒、任人唯親、只懂要求不懂體諒、自我中心...其實都是人所共知的,只是人性的弱點就是沒法將自己的缺點苟正過來。

下次再講

P.S. 認真講,個人認為領袖真係至少有七成係天生。咩management theory, leadership skill practise...幫到既真係好有限。人最緊要有自知之明,強求無謂,你有幾多料子就適合做D咩,日日坐係度發埋D唔等使既白日夢只係浪費時間。

星期三, 11月 22, 2006

睇英超 要轉台

誠哥個仔又發功,股權都未賣完一個屈尾十就從吳老官手上搶去三年英超轉播權!可知曼聯、車路士、阿仙奴、利物浦都係香港最多粉絲既球隊,若虛亦係曼聯球迷(雖則近年都家道中落)。不過,有線雖然對舊客戶唔係好,但小弟亦應不會轉台。

有人計過,若NOW客戶人數相若,英超轉播權成本平均為每月每戶二佰大元!如此,NOW豈能維持二佰多既月費?!相反,有線塞翁失馬,失落轉播權令它大有空間調整價格。而且,即使接連失去ESPN、HBO、歐聯至英超,有線仍有HMC、西甲、意甲、National Geographic、Discovery Channel等具吸引力節目(還有家母最愛的排球賽),若價錢可調低,若虛是拍手叫好。

或者,若虛推斷得太理性。須知誠哥個仔向來做事都唔需要咩理由,佢一個興起,又可以高價再搶走有線其他節目,再低價推出,打做收費電視王國,蝕本經營在所不惜。唔知會唔會講得過左火位呢?總之,我只知道,最終損失既一定唔會係李生而係小巿民(電訊仍fall既小股東,應該好清楚李生既手段吧)。

星期二, 11月 14, 2006

拆個天星,有乜好嘈?

新天星碼頭啟用,用左四十八年既舊天星宣告摺埋兼拆檔,本應係功成身退。

話拆舊碼頭都唔係一朝半日既事。新碼頭起左咁耐,成個碼頭附近講哂海濱長廊既規劃,點解硬係到最後一刻,就有D乜乜團體物物議員走出黎,又話要哀掉又話要追思,講到拆左個天星就會損害左香港七百萬人民既感情,令香港人既回憶之中出現左一片無法修補既空白咁。

拆一個天星碼頭,又唔知做咩要嘈一輪先開心。呢排D人古老當時興,愛上左懷舊。香港其實仲有大把野可以比你緬懷下!成個老中環,由擺花街行到SOHO區,都係極有歷史價值。如果拆邊樣就要哀悼邊樣,咁不如成個香港唔好發展喇。

拆個碼頭,只係城巿發展既一部分,都可以話係香港呢個城巿歷史既一段小插曲。懷緬下無問題,但如果又要示威遊行就認真無謂。

星期一, 11月 13, 2006

拉屎下台

拉姆斯菲爾德終於下台。這位目空一切牙擦擦的、與布殊最齊上齊落同一個鼻孔出氣的國防部長終於黯然掛冠。相信在七千里外的伊斯蘭人,正在額手稱慶吧。

Donald Rumsfeld譯名太長,一般報章都簡稱拉氏,拉氏拉屎,哈哈!現在他真的拉了一大堆屎在伊拉克,要後來者執手尾了。

拉氏是美國新保守主義和單邊主義的標誌人物。他下台,即時這兩種主義已經沒戲唱了。布殊承擔不了連輸兩院的慘淡結局,只好壯士斷臂,讓重臣拉氏成為政治犧牲品,以拉氏一死向美國人謝罪。他去後,來了個蓋茨,與Microsoft無關,是個鴿派。賴斯除掉了死對頭拉姆斯菲爾德,多了個幫手蓋茨,二年後大有可為也。至於布殊,若不過被人掛個好戰總統的榮譽或不榮譽名銜,算便宜他了。

閱林行止專欄,提到拉氏有個綽號,叫「七千里外的縲絲批」:坐鎮Pentagon,卻要指揮士兵Alan Green or Benny White用手榴彈攻擊巴格達街角某處。哈哈,這綽號卻夠貼切!FBI要特工都讀孫子兵法,拉氏一定沒讀過吧?

拉氏下台,最開心是誰?第一個應該是賴斯:以後兩年可以放開手去幹了,除了我有誰能跟希拉里對撼?還有個內賈德:你連國防部長都掛了,還怕你來打我嗎?

星期五, 11月 03, 2006

望子成龍 愛你還是害你?

閱畢施永青先生(AM730,2/11)對教自己女兒的心聲,極有共鳴。

施先生說到女兒功課繁重與「興趣班」排得密密麻麻的無奈。而看來,莫道豪富如施永青,一般中產家庭的子女的生活相信與施小妹妹也差無幾。每日返學、放學,之後一三五練琴、二四六跳舞、星期日游泳,回家後再做八九十份功課,連喘口氣、看下午卡通片的時間也不多。

為人父母望子/女成龍/鳳無可厚非,然而作為父母的有撫心自問,長此以往對您們的孩子真的有好處嗎?對他/她的身心發展真的有幫助嗎?父母莫有不愛自己孩子者,然而偉大的愛與關懷有時卻會令最聰明的人也失了理性。中產的父母一般都是事業有為、夜食無憂者,受過專業教育,不比等閒草根。將孩子的時間表排得滿滿,彷彿空白了一兩個小時都「蝕左」。尋常人不受情緒左右情況下,一看都覺得對孩子太辛苦,卻只有最愛孩子的父母看不見,這難道不是「燈下黑」嗎?

再說香港學校的功課,一味催谷學生學業,尤其小五小六為評分試準備的練習,繁重而無用。香港填鴨教育,填出一堆堆只有知識,沒有常識的學生。每日繁重的功課足以遞奪學生大半的私人時間,加上種種測驗考試,試問學生們哪有時間發掘自己的興趣,探索自己的小宇宙?

若虛區區學生,也許不明白為人父母的心態。我身於普通平民家庭,父母就從來不逼迫我學這學那,只鼓勵我選東西學。我只愛看書,父母亦予以鼓勵。若虛離開中小學尚算不遠,深感填鴨教育的禍害。身處大學,周圍的人多有缺乏常識者。沒有閱報或看書習慣比比皆是。若虛只是平常人,不會自命不凡,只認為凡人都應該增進知識,對自己身處的空間了解更多。所謂的十優生,不就是只懂經濟理論,卻對全球經濟一無所知的人嗎?

講得遠了。父母要做的,應該是將子女導入正途,鼓勵他們培養興趣,自我發展;而不是唯父母之命是從,強迫他們學不想學的,將他們塑做成自己想像中的人物。

星期六, 10月 28, 2006

繁體字被廢??

近日閱一則新聞,內容是聯合國將於2008年不再使用繁體字而一併使用簡化字。若虛閱畢這則報導實在無言。

我不喜歡叫繁體字,而都叫正體字。正者,正統,正宗也。正體字乃自秦李斯統一文字以來,一直演化而成的,有二千多年悠長歷史。正體字歷經小篆、隸書、楷書,一直傳至今天。老毛要建立共產主義新中國,連文化根底也要剷除,於是推行漢字簡化,並已最終拉丁化(即羅馬拼音)為目標,革了中國的命,還要革掉漢字的命。革了這麼多年,革得了嗎?簡化字傳不到香港、台灣和海外,拉丁化更加沒有人敢再提起(事實上連周恩來也有保留),只怕一提起都對老毛有所不敬,以為是嘲笑偉大的共產英雄毛主席。

有說簡體化是為了掃盲。沒錯,中共建國初期文盲率極高。簡體字的確是比繁體字簡化了,但真易學了嗎?一字多義而不相干時有。就說這個簡化「干」,可作「干」、「幹」、「乾」,結果有一則笑話,就是將「干貨」譯作Fuck goods。

繁體字源遠流長。東漢許慎於《說文解字》中清楚闡明六種做字方法,即是六書: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簡化字完全忽略了漢字的造字基礎,像個「馬」字,簡成「马」,下面的四隻腳變成了一劃,不倫不類。粗暴的簡化正體字,等同強姦了漢字的內在含意,使有靈魂的方塊字變成一堆符號。當然,老毛不就是想用拉丁文嗎?事實上,現在到內地去,大家都會於各大商舖見到「中英對照」的招牌。但大部分的中英對照的「英」,只是羅馬拼音。見過一間「香港珠寶」,「英文」不是Hong Kong Jewellery,而是Xiang Gang Chu Bo。可喜的是,以若虛本人於上海的經驗,此等例子雖多,但於較繁華地方仍會見到貨真價實的「中英對照」招牌(但相信只為方便老外)。更令人驚喜是偶爾還會見到工整、優美而親切的正體字,不知是否為港人而設?

正體字流傳二千多年至今,自有其道理。共產黨不信巿場,硬要一刀切,將優雅的方塊字,改成不倫不類的簡化字,且其標準恐怕老毛亦說不出來,就如老百姓所說:「隨心所欲,歡喜就好」。一堆「头」、「业」、「仑」、「义」的爛字,天曉得有什麼標準。簡化字改了又改,至今改了五次,不就是證明用行政手段改變文化的不濟嗎?

簡化字確是書寫簡便(用作速記是絕對適當的),然而為此而令人於學習、閱讀、理解造成困難,恐怕得不償失。聯合國要統一使用漢字無可厚非,香港和台灣卻必須死守這個最後的文化山頭,否則正體字將一去不復返,我們都要淪落到用「简体字」。但我深信硬手段滅不了文化,看古時的西漢的南匈奴、北魏鮮卑族,到蒙古人、滿州人入關,就知道高等文化必將取勝。

星期六, 10月 21, 2006

觀人於微?No way!

曾幾何時,認為自己也有一點眼力,能觀人於微,至少不會被人騙倒。的確,以往是有成功過。但今天我已徹底相信這是沒有用的。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相人之術,一向為人所重。然而,經過一些事我領會到的是,能相的是能力。一個人能力高低尚且能看,然而性情難測,心術更是莫可猜度。之前閱施永青先生於AM730的專欄,談到他的無為而治,暗笑有人對自己相人之能津津樂道,結果通常落得被反咬一口。看來施先生確有深切感受。

大學裏有所謂「上莊」(即成為委員會執委),是每個組織一年復一年,一代傳一代的頭等大事。在位者不免要嘗試挑選有潛質的新人培育接班,傳承香火。淺談我的兩個經歷:

我自己也曾是某執委,當然也希望物識有為者,帶領組織走下去。我們與其他老鬼(不乏有社會閱歷及有能者)最初都相信某人堪當大任,讓他上位。然而,他上任半年,自己少動手不止,還要每事管,芝麻綠豆小事也要向他報告,否則必受重責。活動搞不好,責任沒盡到,還令內部分化(甚至鼓吹分化),自己人鬼打鬼,將我們當初的訓示拋諸腦後。過左海就神仙,上左位就大佬?而家真係對佢無符。

另外一支與我頗相熟的組織也有相類似情況。當初挑選的那位,雖然不盡善,但總覺他盡責有為。然而,他將不少預期的活動取消,又苛責下屬(其實無分高低,不過主席始終有權)辦事不力。今晚要求人做一張poster,聽日起貨。大佬!都要些少時間啦,況且又唔係讀design。老鬼來幫手,又覺得人不聽佢支笛。到現在於自己的網上日誌宣言太辛苦,要取消所有活動,那對已付會費入會的同學,不等同於欺騙嗎?下屬勸不聽,老鬼出聲又嫌人阻住,有什麼法子?且走著瞧。

觀人於微?不是說無用,但只能作輔助,不能盡信吧。畢竟日久方見人心。

星期四, 10月 19, 2006

邪惡軸心

布殊公然指斥的邪惡軸心國伊朗、北韓,近月接連研發核技術或核試,震動世界地緣政治。一般的看法是,作為全球共產主義最後根據地之一的北韓,經濟落後,技術水平不足,不足為患。可是,北韓既是專制政權,金正日擁有無上權力,一旦老金精神陷入瘋狂,真不知會有何事發生,比伊朗的威脅大得多。

北韓顯然已初步掌握基本核技術,這有賴前蘇聯的科學家。前蘇聯分崩離析,經濟一度崩潰,科學家無以為生,都走上極端之途:有將軍火技術販售予國家甚至軍事組織者;有到落後國家開發技術者。北韓核技術雖然只是嬰兒學行,但一旦掌握可使用核武,足令鄰國尤其南韓與日本提心吊膽,亦更有助北韓提高國際叫價能力。能否達此,現在仍難說。

至於伊朗明顯高明得多。自內賈德上台,伊朗成為反美的龍頭。內賈德堅決發展核武,背後還說不定有大國撐腰(譬如俄羅斯利用伊朗制衡美國)。內賈德亦有政治手腕,不會操之過急以免伊朗成眾矢之的。今年他以觀察員身分參加上合,明顯為了跟中國與及中亞各國建立友好關係。相信伊朗走上去仍是美國心腹大患。美國佔領阿富汗與伊拉克後,中亞只剩伊朗為敵。若成功控制伊朗,則能打通中亞走廊,向東牽制中國,向北威攝俄羅斯,向南加強與印巴關係,尤關重要。然而這如意算盤要打響看來並不容易,尤其美國於伊拉克深陷泥淖,進退維谷。

伊朗還會用經濟手段:傳聞伊朗與俄國都有意成立石油結算交易所,並以歐羅結算。若成事將打擊美金作為油元的地位,美金更難保持強勢。聯儲局若堅持強美元只能扯高息率,就像七九年石油危機一樣,對美國業已露疲態的經濟再插一刀。當然,這張牌既有如此威力,兩國自不會輕易打出,以作自己外交籌碼。石油價格將怎樣走仍受地緣政治等多因素影響,殊難逆料。

倒扁活動誰勝誰負?

台灣民進黨陳水扁總統執政六年,弄得天怒人怨。民主鬥士施明德袒臂一呼,百萬人轟然和應,走上台北街頭,展開一個月的抗爭。抗爭到今天,不得不佩服台灣人民不懼風霜堅持到底的精神,卻絲毫動搖不了陳水扁的總統寶座。各大勢力卻於背後頻繁活動,展開二零零八總統前哨戰。到底誰勝誰負?

民進黨在野多年,一直打著反黑金旗號。然而如老毛所說,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阿扁家庭也不例外,接二連三查出貪污受賄。然而於道德上已破產的陳水扁不會輕易下台。一者,總統寶座的特權是保著他不受司法審查的救命稻草,一旦失去,不僅權位不保,更可能身陷囹圄,萬劫不復。再者,民進黨一向耍無賴,兩夥子彈動用到李昌煜,還是草草結案了事。阿扁打爛仔交出身,不怕跟人死纏。你於報紙罵他,他就說不看報紙;你們在台北靜坐,他就南下,總之一味無賴。他是不會為了所謂道德公義而放棄權位甚至人身自由。也許,如果可能的話,他下台的時候,為避免清算會到日本或美國尋求政治庇護。

馬英九初登大位,本來遇著阿扁舞弊,正是大好良機。然而他謹小慎微的性格,註定他不能成為一流的政治家,甚至政客。當初弊案一出,馬英九說不是時機罷扁倒閣,轉頭來反而讓宋楚瑜舉起了大旗,自己卻又站不穩立場,或是錯估民意,令堂堂國民黨要跟著接近泡沫化的親民黨走,不但不能藉此良機撈一筆政治本錢,反而顯得自己搖擺不定。

反而宋楚瑜可能拼死無大害,表現更佳。就像一向被人覺得像尊木偶的連戰,訪京之旅竟爾談笑風生,一派大度。宋楚瑜初期一直站在最前線,走在群眾的前面,帶領著民意。然而自施明德忽然掘起,宋好像是失了方寸,竟然再提倒閣。時機既不對,此舉成功機會亦微,矛頭更指向民進黨及閣揆蘇貞昌而非千夫所指的陳水扁,徒令民進黨團結一致對抗外侮,效果適得其反。

行年六十有五的施明德忽然號召全民倒扁,民眾一呼百應,行動空前成功。能持續一個月不斷搞如此大型--動輒以萬計、十萬計的集會,可見施背後的班底功夫並不是蓋的。施明德以一貫浪漫革命者,美麗島事件笑傲公堂,令人欽佩。施現身患肝癌,本人看來是沒什麼政治野心了,有的也許都是想在史冊留個名,成為推翻民選總統,號召百萬人圍攻的英雄。然而看見的是,施一手要攀倒陳水扁,另一手卻打擊馬英九,不斷批評馬不熱衷倒扁,只為自己政治利益著想。施明德此舉,似有替民進黨清理門戶,將不肖弟子陳水扁掃地出門。施老跟扁政見不合而退黨,不見得他對民進黨有何怨懟,要置之死地。需知民進黨裏派系林立,施是反獨派,曾於任主席訪美期間聲言「民進黨執政,不必也不會宣佈台灣獨立」,所以施要推倒扁是正常的,卻沒原由要推倒民進黨。施或許是藉倒扁建立個人威信,卻讓民進黨保住名聲,與扁劃清界線,讓她有機會於零八年捲土重來。

至於民進黨內各龍頭相信已鬥得如火如荼。呂秀蓮任副總統,充份反映其投機性格。於陳水扁處危難之際,遊移於倒扁與挺扁之間,時而批挺扁活動令朝野對立,時而說自己是最挺總統的人。可惜動機彰顯太過,使人反而厭其私心。連民進黨內都對這位BMW(Big Mouth Woman)只顧個人政治利益,妄顧黨的安危非常不滿,想必難以有所作為。

黨主席游錫堃挺扁最力,於挺扁大會上一馬當先,並猛批施明德搞「紅色恐怖」、「替中國人糟蹋台灣人」,抬舉本土化意識,公開表示「要建立正常台灣國」;謝長廷出選台北巿,選情難料,動機更迷離;蘇貞昌謀定後動,似有所恃。還有一個太上老君李登輝在幕後操盤。台灣的政治博弈,還有戲呢。

星期四, 10月 12, 2006

天亡英格蘭

英軍世盃後易帥,聲譽甚隆的阿拿戴斯(Sam Allardyce)(雖然現在醜聞纏身)、古比士利(Alan Curbishley)統統落選,跑出個教米杜士堡多年都無甚戰績的麥卡倫(Steven McClaren)。米杜士堡以一支中型班,人腳又不俗,卻飄忽難定,也許與麥卡倫跟上手白賴仁笠臣(Bryan Robson)有關。如果說前兩者只曾執教中小型班教不了國家隊,麥卡倫也好不了多少。唯一可取或者是他曾是艾歷臣的副手,比較熟悉國家隊運作吧。但選領隊從來任人唯賢,哪有熟悉不熟悉之理。英足總的決定,今晚後可再加深思了。

麥帥接手後輕取弱旅,作客對歐洲四流球隊馬其頓卻只能僅勝一球,已缺乏說服力。周六主場賽和馬其頓已敲響警號,作客克羅地亞捧兩蛋而歸,麥帥地位果能保乎?

麥帥毅然放棄碧咸(David Backham),或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顯一顯官威,等你班球星貼貼服服。碧咸雖已過高峰期,本人近亦對其好感漸減,覺得他貪財愛玩,反而不著重磨練球技,像名人明星多過球星,係娛樂版出現多過體育版。姑勿論碧咸的缺點,唯憑其妙到毫顛的罰球與傳中,英格蘭隊中便無人能望其項背。須知英軍近年對弱旅都顯示出攻力不足的問題,面對密集一籌莫展。碧咸的罰球直射或傳球有時便是打破悶局攻克密集的關鍵。單是這門絕技已足以令他於英軍佔一席位。麥帥要顯官威,故意不用大牌,面對馬其頓密集結果無力破關。克羅地亞自蘇加、波班等一眾球星退役後已無以為繼,相信大家亦說不出多少球員的名字。英軍自絕於人,加利尼維爾(Gary Neville)(討厭加利尼維利的譯音,完全係亂黎,識讀個字都知點解)與羅賓遜(Paul Robinson)的世紀烏龍,龍門前無端的一舊草頭(門將於這個卻有點責任),恐怕只是順天應人,要敲響無能統帥的喪鐘。

不過,一向怕事縮骨的英足總,恐怕還不會對他動手吧?或許等到想郁佢既時候,已經太遲了。

星期六, 9月 23, 2006

余若虛

鄙人乃區區一理工學生。只是自幼好讀書,喜評論,故不以文筆拙劣見識淺薄為恥,欲稍抒己見,撰文論事。取筆名余若虛,只謂小弟學識淺陋,胸中若虛。希望各位湊巧路過小弟的博客,能加以指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