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27, 2014

眾生平等,何獨貴狗?

鐵路輾死唐狗,本來並非什麼大不了的事。港鐵看來是規模太大,行動臃腫,竟然可以搞成公關危機。

港鐵開始否認知情,然後說職員趕走了,見唐狗遺照時又說不能肯定是列車撞死,凡此種種,跟本公關災難。

最基本的處理方法是:停車、報警。讓警察、消防處理,也浪費不到多少時間。況且還有人道這個大牌匾頂住,遲多久也沒輿論敢怪你。

先講前線處理,是跟本官僚。職員可能怕狗,也怕乘客救狗受傷,反咬一口。自己不敢救,乘客不讓救,那小狗就唯有一死。

所以說,要官僚就官僚到底,報警讓專業的來,沒人能怪你。

公關,更是失敗得無與倫比。大把時間準備新聞稿,不做。有人問,照例否認。到最後照片影片如雪般來才和盤托出,完全無人有智慧去預測事件的後果和制定處理方法。

花再多錢搞形象工程也沒用。一單野就威名盡喪。

------------------------------------------------------------------------------

講港鐵並非重點。

有好多人借機抽水,說是蝗化。又不斷PO各國為救動物而出盡全力不惜何種代價的片,然後於道德高地抽一口煙,慨嘆生命何價。

若虛就說,撞死一隻狗的確沒什麼大不了。但明知之下還刻意忽視才是重點。

好沒人性嗎?除非你齋戒茹素,從不殺生,否則說什麼生命何價,跟本廢話。每天吃下多少豬牛羊雞鴨,宰割多少生命。豬牛羊就生來合死,理當供人所食;貓狗就人類好友,無比矜貴?何賤牛而貴狗耶?

要說豬牛羊養來為了吃,那我可以刻意養狗吃嗎?一樣被罵無人性,還要被告虐畜。

說到底就是西方價值。西方認為豬牛羊是食物,狗是朋友,我等就盲目跟從。如果要說生命,就珍惜所有動物生命。眾生平等,何獨貴狗?

對,我從來認為人類的生命比其他動物重要。誰不是?

星期二, 3月 04, 2014

烏克蘭-悲情的棋子

東歐國家的歷史向來都是充滿悲情的。堅忍的日耳曼人、野蠻的斯拉夫人與好戰的突厥人橫峙,令東歐國家常要周旋於列強之中掙扎求存。

烏克蘭族成形於8-9世紀之間,初屬基輔羅斯公國。此類公國歐洲中世紀甚多,組織鬆散類似中國周朝的諸候制。13世紀被蒙古人征服,奉欽察汗國為主。後來蒙古人衰落,但老營於烏克蘭,偏遠的莫斯科大公國反而崛起,取代欽察汗國成為烏克蘭主人。烏克蘭其後再經立陶宛、波蘭等管治,直至奧俄普三度瓜分波蘭王國,烏克蘭落入沙俄手中。俄國十月革命之後,烏克蘭成為蘇維埃加盟國。二戰時又成為主要戰場,戰後又有切爾諾貝爾的世紀災難事故,可為命途多舛。

阿努科維奇貪污瀆職,更加殘暴鎮壓,以至眾叛親離;而西方又趁二月冬奧克宮無暇他顧時煽動民眾上街,其心可知。烏克蘭本來經過顏色革命後已換了親西方的尤先科以及季莫申科上台,但與一貫西方扶持的傀儡領袖一樣管治無力,被阿努科維奇奪回政權。俄羅斯於蘇俄以至沙俄時代已有將俄人遷至烏克蘭的舉措,東烏克蘭一則與俄經濟密切、二則俄人較多,立場較親俄;西烏克蘭則以烏人為主,較親歐。如果真要選舉,勝負難料。就如泰國的素貼一樣,他不容許英祿大選而堅持要所謂「人民議會」(其成分近似城巿精英制),就是知道城巿精英於選舉中未必能扳倒以農為本的他信集團。

烏克蘭於俄羅斯的價值,除了供歐天然氣管道外,最重要相信是黑海的海權與駐紥在克里米亞(Crimea)半島的黑海艦隊。國際間普遍相信黑海有大量蘊藏的油氣未被開發,若烏克蘭倒向西方則俄企將無從入手。而克里米亞於俄的重要性,從19世紀中葉的克里米亞戰爭可見一斑。當時鄂圖曼土耳其的衰落為沙俄進入巴爾幹提供了機會,而英、法、意則聯合攻擊克里米亞以制止俄軍東進。克里米亞作為俄軍於黑海最重要的不凍港,戰略價值之高如海參崴之於東亞。而多年來的殖民,已令克里米亞的俄人佔六成,民族認同亦一面倒向俄方。當年佈下的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烏國唯一自治國/區)的一著,今天隨時合用。俄軍現時雖已於新羅西斯克(Novorossiysk)新建海軍基地,但若為克里米亞不惜一戰,亦並非虛話;北約口惠而實不至,真的要和俄軍直面交火是萬不可能的。

西方挑釁烏克蘭叛亂,可能亦無想到俄方反應如此果斷敏捷。東烏克蘭、尤其克里米亞出現大量的親俄民兵、部隊隨時是一早滲透的俄軍精兵。或正如沈旭暉教授所說,整場只是俄方安排的大戲,意令烏克蘭亂得無法收拾再製造藉口讓俄方入場。無論如何,看形勢發展,俄方此次應不會再讓西方取得烏國政府的管治權。烏克蘭可能面對東西方裂的境況,克里米亞亦大有可能獨立。繼韓國、德國後,可能又多一個國家因美俄角力而陷入分裂。國際政治現實之殘酷,是不會理會烏克蘭有幾多人流血而死的。

延伸閱讀:

沈旭暉:一夜出兵的震撼:普京政治教室之「Provokatsiya」

星期四, 2月 27, 2014

劉進圖君遇襲,大家真知道真相?

昨晚為劉進圖君遇襲一事反覆思量。坊間討論,八九不離十中共所為。你睇,呢頭李慧玲被人燉冬菇,個邊廂劉進圖就掉職兼被人斬,唔係咁天真相信阿爺仲會錫住你班友下話?

相當然耳。

自忖阿爺雖然於國內橫行霸道,但對於香港地方,仍然忌憚非常,劉君是否足以令中共扯破臉皮,開始動刀?說實話,如果阿爺真要動刀,以其一不做二不休性格,肥佬黎是否應該係第一目標?

有某些傳媒、網評已經一面倒將矛頭指向中共,又話劉進圖揭發溫爺爺家族海外罪證,死罪難逃。又相當然耳。溫爺爺家族之事,海外傳媒早就報道,而如此高度的國家領導事宜,決不會以咁下三濫手段解決,惹來香港及國內一片輿輪審判。真的要處理,劉進圖應早人間蒸發了。

我唔係刻意要為阿爺辯護。阿爺的確係嫌犯之一,但唔好又黎一次民粹公審、未審先判。政治一向比大家想像覆雜。當有人認為連串打壓傳媒事件係巧合呢個說法膚淺,又有無諗過劉進圖被斬即阿爺所為係武斷?

單以近日新聞提出幾單有可能令劉與人結怨新聞,最吸引我眼球就係明報早前揭發一群承建商圍標,以遠高於巿價進行維修重建工程獲利。需知呢班友,一向有背景,例如令你好放心個集團,賣行廣告,講到公公婆婆點開心,實情係點,大家應該知道。呢班人搵劉總秋後算帳,不足為奇。話說回頭,劉總掉職是否因此,亦未可知。

需知呢個時候,任何人出手都好,輿論都會一面倒指向阿爺。精既都識而家就郁啦。

另一狂想:簡單講,香港通過政改,天下太平,阿爺少左個負擔,邊個最擔心?世界霸權,要令你外憂內患,雞犬不寧,有何出奇?借此事為導火線,挑釁全港民眾與阿爺對立,某啲人可能躲於暗角抿嘴暗笑了。太誇張?咁閣下應該翻翻歷史書,睇睇老美既惡行了。

星期三, 2月 26, 2014

劉進圖君,祝早日康復!

聽到劉進圖遇襲,真係心都沉一沉。

如果話佢遇襲同佢係明報既工作無關,未免太阿Q。做傳媒既得罪人係好平常事,要話係邊單新聞得罪人,好難定論。耳聞劉君情況還好無危險,希望佢吉人天相。

明報將劉君調職,他於公眾前並無異議。如果佢係基於政治壓力調職,咁佢都乖乖讓位啦?如果相關單位仲要出刀仔,真係太狠毒。劉君此刻應明白讓步無意義,不如將佢被調職既所有來龍去脈公開?相信佢既說話比李慧玲有力得多。

最惡劣既猜測係,中央不滿佢報道,要佢落台後仲要搵人斬佢。如果係咁,有關單位真係太愚蠢。香港人再大聲,都係得把口;香港人環境再差,都係經濟上既得利益者。如林行止君所說,香港沒有革命的土壤,因為機會成本太高,香港人也沒有流血的準備。如果此舉真乃北大人所為,是將香港再迫進牆角一步而已,毫無意義。

又講,反對中央,揭高官私隱既,唔會得一份明報,唔會得一個劉進圖。捕風捉影的猜測也不能完全當真。希望劉進圖君早日康復,將他所知的公諸於世。

星期四, 2月 20, 2014

驅蝗短評(一)

話說有班「網民」要驅蝗,就走去廣東道(大概就等於紐約時代廣場、巴黎香謝黎舍大道、東京銀座、台灣西門町),唔理好醜見你似遊客就鬧你係狗要你滾回大陸。先勿論對錯,就當你要鬧大陸遊客,人地唔會將我係大陸人鑿係額頭,無辜收害既台灣、日本、韓國遊客又點?你要針對都係不文明既大陸遊客啫,咁有好多有學問有教養既大陸人,係咪又要比你指口篤鼻咁鬧?人在異鄉,突然比一班兇神惡煞既壯男指住黎鬧,試下你係英國美國比班黑鬼白鬼指住你鬧,你驚唔驚?話大陸人唔文明,原來香港既文明就係用粗暴不文對付所謂唔文明。

又,原來,聽返驅蝗行動當日既發言,係要所有大陸人係香港消失添!

我都知講呢班極端分子有啲無謂,佢地既行為只係少數右膠所為。但呢班右膠咁樣製造國際笑話,侮辱遊客,泛民政黨又有無一個人行出黎批評佢地?我未見到有,查新聞只見到范國威鬧政府好鬧巿民偏幫大陸人。政府咁高調出黎DL班右膠係好無謂,但係咁既行為係香港竟然不被譴責,講法治講人權既泛民政黨點交代?香港人就有人權鬧人大陸人就要企係度被你鬧?

而家既香港,睇黎都唔係講原則只講立場,總之你唔係同路人,我就一定鬧爆你,自己人就隻眼開隻眼閉,個個都雙重標準。梁振英目空一切,非我即敵,自己人都要拉一派打一派;當年郁人王掟蕉,民主派敷衍了事,掩咀喑笑。今日到民主黨比人掟,就聲色俱厲,義正辭嚴。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

要鬧,唔該將焦點擺返係叫政府做野。政府又無L用,明知自由行已經為交通同社區帶黎咁大負擔(當然都有利益),仲不斷話要加大人數,又叫你等多班車,又咩「未富先驕」,一貫梁振英既強勢氣焰。呢啲野大把人講,唔使我加把口。

但有一樣野好實在既,就已經比人上網上線否決左,「新界東北水貨城」。咁多自由行,其實好多唔係想黎行街,係想買名牌、買化粧品、又或係廣東人買奶粉洗頭水牙膏杯麵。係新界東北邊境,既唔擾民,又唔會趕客,繼續吸匯賺錢創就業。可以令香港交通社區舒緩幾多,銅鑼灣尖沙咀減少幾多自由行人次,我無數字。至少值得研究下話?

好,此計劃一出,呢個水貨城即刻比人話係割城賣港,想驅使港深融合,令到深圳人輕鬆過境,長遠呢其實就係一個計,為日後取消邊境鋪路,實現深港同城一體化,完成共產黨殖民。

講完,傾都唔使傾,成個新界東北計劃,就係呢類扣帽子既批評下夭折。新界東北發展搞左廿年,到而家話要推就湧哂出黎,突然又話要比啲村民繼續耕田,趕佢地走無人性。要「不遷不拆」。呢樣最on9,本來乜都有得傾,你要錢我賠,你要耕地我搵,你要搬村我幫你做,你要上樓我比你上。一句不遷不拆,乜都唔使傾。

又係你地話地產霸權,好喇增建居屋喇復建公屋喇,又話樓價唔落。大佬呀我變啲樓出黎比你呀?使唔使起呀?好喇而家無地,東北咁大個規劃,又係上緊籃比人一巴打返落黎。樓起唔成咪又繼續供應唔夠,水貨城搞唔成咪繼續迫爆東鐵尖咀囉。

-----------------------------------------------------------------------------------------

DLS,以前寫野堅持前文後理,見得人拜得神,太辛苦。忘記左我blog既宗旨:做人唔使太辛苦,睇blog毋須太認真。不喜勿入,要插隨便。


星期二, 2月 11, 2014

倫敦金的迷思

在香港,跟人說起倫敦金,哪管是師奶阿叔、市井之徒,抑或受高等教育人士,相信也只會落得如此回應:「騙局!」倫敦金到底是什麼一回事?若虛不才,以往也曾在金業找口飯吃(找口飯吃,決非甜言蜜語誘騙阿婆棺材本或師奶私己錢之流),就嘗試替大家解說一下,打破這倫敦金的迷思。

要談這萬惡的倫敦金,先要知道街頭巷尾對其指控為何:
1. 炒孖展,炒到死人冧樓;
2. 經紀害人,瘋狂炒賣至爆倉;
3. 跟本係騙局,氹客入金後就去如黃鶴;

倫敦金炒賣自美國聯儲局(Federal Reserve)瘋狂印鈔以來,於香港的發展可謂如燎原之火。或有人說此乃內地游資過多之故:然、卻不盡然。金價於80年代石油危機時高見850美元1盎司(算及通脹大概為今下2000美元1盎司),後來美聯儲主席伏爾克(Paul Volcker, 此君名望之高由2007年金融海嘯後,奧巴馬政府力邀其出手作經濟復蘇委員會顧問可見一斑)瘋狂加息至21.5%以打壓飛升的通脹,以至後來金價沉寂於300-400美元附近幾近廿載,直至2005年起方再展升浪,以至信報「我老曹」曹仁超有「十年黃金變爛銅」之言。當時黃金市場炒家絕跡,因波幅跟本不足以讓炒家生存。當時金價基本上都有0.5美元的買賣差(如外幣買賣一樣,莊家以此為生)。300美元的金價,1%波幅就只有3美元,還要承擔0.5美元的價差,那炒家的水位也未免少了點。市場貨品林林總總,犯不著要挑戰難度,何不炒炒股票,玩玩外匯?

歷史就不多說。近年聯儲局的寬鬆貨幣政策做就金市大旺。既然有炒作空間,就自有勇士前仆後繼。懷著一朝致富的夢想進場,聽著「盛世藏金」、「黃金名貴、罕有,象徵財富」、「以前無既將來會有」之流洗腦式文宣,結果如何?


倫敦金交易商與經紀的生財之道

於分析倫敦金「騙局」之前,讓若虛先為大家解構一下倫敦金交易商與經紀的生存之道。知彼知己,你知道人家如何搵食,才能想到從什麼途徑去賺取你的血汗錢。

首先要弄清楚的是,交易商(即那些於電視大肆宣傳的公司)開價讓你進行倫敦金交易,做的是對賭生意。所謂對賭,就是你贏我輸的零和遊戲。客人買對邊,交易商要淘腰包賠錢,買錯邊就可以袋袋平安。

那交易商基本的賺錢模式或有兩種,其一就是賺差價。這與你在銀行或找換店買外幣一樣,大多不收你手續費,但買賣卻有價差,而有些情況價差可以很誇張(例如在機場某些貨幣可以差1000點子甚至更多,你不兌也沒地方再兌,所以吃個叉燒飯也要貴三成)。交易商通過不同客人的買賣以賺取差價,譬如A君與B君同時分別買與賣一張倫敦金合約,那交易商的5點差價就即時袋袋平安。

第二種賺錢手法,就是藉與散戶對賭賺錢。交易商是被動賭的,正如賭場一樣,你買下去,他就是受,只能限紅,不可賴皮。但交易商如果不想賭,或賭少一點,可以將部分或全部的合約拋出市場(事實上市場上存在只吃差價的交易商,不過當他將合約拋出去時人家也當然要吃他差價,盈利空間很小)。正如一間小工程公司突然接到一單大生意,資源財力所限,不得不將部分生意判出去。

值得一提的是,自94年槓杆式外匯交易(即炒孖展匯)被納入證監監管範圍後,金業已成碩果僅存不受香港證監會或金管局監管的投資產品,而行所謂以「金銀業貿易場」為首「業內自我監督」。但金銀業貿易場跟本不具法定權力,基本上任何人士都可自設公司作倫敦金對賭生意,而即使行員不能理賠貿易場亦不會負責。證監會多年希望將金業納入監管亦因業內阻力而無功,致使行業內良莠不齊聲名狼藉。

至於做經紀的,收入不外乎依賴佣金。佣金要多,不外乎兩種方法:資金夠大、出入夠密。對經紀來說,放五億做一張單長坐的客人,不及放五萬而放任經紀自己炒的。客人每做一張交易經紀就收一張佣,多多益善,相信不難明白。現時的交易商大多採用大經紀制,即每位經紀自己管自己客源,只與公司拆佣。但亦不乏舊式層壓式分佣制的公司,即大經紀能向自己旗下經紀的佣金分一杯羮。


所謂「騙局」的起源

了解金商與經紀的盈利方式,就不難想出「騙局」何來。散戶被騙方法主要有三:

一. 經紀連騙帶哄,引誘客戶簽賣身契授權書,說到自己如何厲害,炒兩轉連樓都炒兩層返來。又誓神劈願會穩定操作,不會亂trade。結果就是,如果有如此厲害的人早發達了還要服侍你嗎?發誓之類騙騙純真小市民還好,騙子發誓當食生菜,他日要追究嗎?合約有寫嗎?你有錄音為證嗎?授權書上只寫上本人陳大文現全權委托XXX進行交易......一百幾廿萬積蓄,可能就於一兩個星期間,被經紀每日進出百次慢慢蠶食掉,而他可能本月就賺了廿多萬換部新車了。

二. 炒倫敦金的客戶,可能並不能看懂月結單上的欄目的分別。簡單來說,未平倉合約的虧損,是不會顯示在閣下的結餘(Balance),而只會被算進客戶資產(Client's equity)。蠱惑的經紀會跟你說結餘有賺,蒙在鼓裏的客人就不知道原來未平倉的單已經蝕凸。經紀只需用賺錢平倉蝕錢死坐的方法,就能做到此效果。曾聽老行尊說過在日本工作時,有位中國廚師投資了過百萬炒外匯,一直以為在贏錢,到最後被追孖展時才知道已輸到入肉,連餐廳都要頂手抵債。(還有最邪惡的「鎖倉」炒法,見P.S.)

三. 經紀無罪,但交易商或是有心行騙,或者無力償債(因交易商做對賭,若大戶賭中贏大錢隨時爆倉),最後席捲而去,小客戶就認真血本無歸。

認清本質 識破騙局

倫敦金本質,就是賭。要長線投資,大可買賣實金、銀行的紙黃金,但上落緩慢。倫敦金放大槓杆交易,自然上落快,夠刺激,適合短線投機。金銀業貿易場的牌照,若虛真心認為不能信,因貿易場跟本不能起監管作用,亦無法例可循,徒具其名而已。要選就盡量選規模大、信譽好的交易商,或者直接做期貨黃金(因期貨order落美國CME交易所,類似本港期指,可靠得多)。

另外,做孖展並非十惡不赦。現時市面每口倫敦金合約的按金(1口合約為100盎司),大概1500美元左右。按金價1300美元一盎司計(合約總值=100盎司即130000美元),大概是86倍孖展,相當驚人。若果想賭得保守一點,大可以調整個人孖展比例,毋須用盡孖展,譬如明知1500美元即可做一張,但卻預留10000美元孖展,將比例壓在10%以下的水平。孖展比率愈低,則即使有大行情(譬如說打仗金價急升而沽了金),也沒那麼容易變成爆倉或輸凸。

但,最基本的法門,也是股神巴菲特所教的兩條,可謂所有投資、投機的金科玉律:
一. 嚴守止蝕
二. 千萬不要忘記第一條


P.S. 還有最邪惡的經紀,會用「鎖倉」的方法來哄騙客戶。所謂鎖倉,即平倉卻又不平倉。一般來說,譬如閣下買股票、期指輸錢,止蝕不外是高買低賣認賠離場。但鎖倉卻是一對買賣單但卻是Active的,譬如平常買金於1600,賣於1500,兩條合約會抵銷掉,蝕了100元離場就算了。鎖倉卻是閣下戶口中同時存在一條1600元買金,和1500元賣金的單。而此情況下,閣下的「結餘(Balance)」並不會減少!而可惡的經紀就會找這兩張單中有盈利的平倉,例如金價跌到1450,經紀會張1500沽金的單平掉賺50元,而1600買金的單放任不理。一旦巿況再尋底,他們可能會於1400元再沽金鎖倉。反覆運作下,若虛當年曾見過有些客戶的單是買在1400元而沽在700元的 ,行內稱為「天地鎖」。或說經紀鎖倉有何利益?帳面是沒有,但客戶心態不同。若即時認賠離場,很多客戶會意興闌珊出金離場;但鎖倉則有望利用客戶的不了解,以為還未認賠就能繼續守的心理,經紀就能留住客戶繼續做單;而更甚者,炒賣倫敦金是用孖展的,交易商每日跟你算利息,鎖倉做成的利息開支,客戶往往不覺。

星期三, 12月 18, 2013

應該重投筆陣嗎?

有年多沒發表了。也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尚有寒博的紀錄。

自問是喜歡表述的人,強項是針貶時弊,嗜好乃月旦人物。但當此非黑是白的世道,若虛只是一金融界人士,一般被認為滿身銅臭(卻又艱苦經營)的一群,確沒興趣再論時議政。我沒有李慧玲、吳志森天下事皆可罵的專才,也沒有張志剛、邵善波盲目護主的愚昩;我沒有戴耀廷高風亮節但求一死的書生意氣,也沒有周融冒天下之大不韙的衝動果敢;我不想被人當成梁愛詩之流的共產黨發聲器,更不想如湯家驊般被當成賣港的民主罪人。當然我沒有這樣的本事去到這高度,但也不希望變成網絡戰場的炮灰。香港政治的議論已陷入非黑即白,你對我錯的二元對立中,恰巧就是梁振英本人性格的最好寫照。掉你路姆西的同時,能不嘆息再無議論空間嗎?

面書上的政治議題,往往換來無止境的謾罵甚至欺凌。於香港現實社會中未能實踐的民主理想,要在虛擬世界得到宣洩嗎?

若虛不才,時政以外,各處涉獵,卻感未足以立文。

要寫食評嗎?自問吃的不少卻不夠多,亦未通入廚之道。上不能臻蔡瀾唯靈之流,下不願與少年食神之類同列。

酒評嗎?酒是我的嗜好,寫啤酒也好,然同類啤酒間又難以細說。紅酒飲的不少也不算多,個人口味為主,也難以詳評。威士忌吾之所好,只怕又未有功力將讀者帶入其世界。酒評之虛無漂渺,難以捉摸,有讀者當明白。

生活嗎?若虛出身平民家庭,一路以來,無甚足道。沒有憤發向上的阿信故事,也不見淒美燦爛的愛情火花。現時從事金融,自是理想(亦是我想)工作,與港人營營役役,又有何異?

嘿嘿,不能盡錄。朋友們,但願能指點一二。